?? 接受過“祭拜”的古書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接受過“祭拜”的古書
  • 來源:經濟日報
  • 時間:2018-02-28

  □ 李 堅

  蘇軾在詩、詞、散文、書法、繪畫等多個方面都有極高造詣。蘇軾詩集在宋代屢經刊刻,傳世較多,宋嘉泰年間淮東倉司刻本《注東坡先生詩》四十二卷,因有陸游題序聲名顯赫,倍受世人稱賞。

  相較于其他宋刻本,《注東坡先生詩》有三大優點:一是收詩多,書中的卷四十一、四十二兩卷《追和陶淵明詩》一百〇七首及書后附施宿所撰《蘇軾年譜》,為他本所無;二是注文善,書中釋文為吳興施元之與吳郡顧禧所注,其在考證人物,援據時事方面勝于他本;三是版刻精美,善寫歐體字的書法家傅穉手寫上版,字體俊秀,加以紙白墨黝,刊印至精,深為藏書家所喜愛。

  宋刻《注東坡先生詩》,清翁方綱和黃丕烈分別收藏過兩部殘本。

  乾隆三十八年(1773)內閣學士翁方綱(1733—1818)在北京購得宋刻《注東坡先生詩》,此本曾經明錫山安國、毛氏汲古閣、清初商丘宋犖、揆敘等名家遞藏,屬無價珍寶。翁方綱因此自號“蘇齋”,并名書室“寶蘇齋”。每年臘月十九,蘇東坡生日,翁方綱召集親朋好友、碩儒名彥,展示此書,焚香祭拜。翁方綱、桂馥、阮元等跋識、觀款盡留書上,又有翁方綱四十歲小像,顧莼泥金梅花,東坡生日消寒各圖等,至為佳善。清末湘潭袁思亮在京為官時,以萬金之價購得。不料數年后,位于北京西安門外的袁宅失火,火勢猛烈,延及此書,袁思亮幾欲以身赴火,與之俱焚,幸為家人拼死冒火救出。此書過火未毀,如有神物護持,成為清代書林神話。然而多冊書口、書腦嚴重受損,各卷內容及題跋損毀,后世稱之為“焦尾本”。今分藏中國國家圖書館及漢學研究中心。

  清乾嘉時期著名藏書家黃丕烈(1763—1825)藏《注東坡先生詩》的故事,發生在黃與其同鄉書友潘奕雋、周錫瓚間。周錫瓚(?—1819),吳縣(今蘇州)人,字仲漣,號漪塘,又號香嚴居士,喜藏書,精鑒別,為當時巨擘,與黃丕烈極相得。潘奕雋(1740—1830),吳縣人,字守愚,號榕皋,又號水云漫士、三松居士,晚號三松老人,著名書畫家。

  黃丕烈居蘇州,藏書處名“百宋一廛”。他曾看到翁方綱舊藏宋本《注東坡先生詩》,艷羨不已。恰好書友周錫瓚藏有與翁本同版的二卷殘本,為卷四十一和四十二,正是蘇軾所作《和陶淵明詩》,曾經季振宜收藏。黃丕烈收入宋版“兩陶集”而筑“陶陶室”之時,便有意購此和陶詩并貯,但苦于財力不足而作罷。三年后,黃丕烈與潘奕雋在周宅得見此本,潘奕雋竭力慫恿黃購入。黃丕烈將書與康熙年間宋犖的重刊本???,發現重刊本注釋內容多有殘缺,知原刻本之珍貴。七十高齡的周錫瓚則欽佩黃丕烈 “藏書又能讀書”,便將珍藏四十年的殘本慨然出讓。黃丕烈如愿以償,將書重新裝幀,并配制木質書匣,存之“陶陶室”,與兩部宋刻《陶淵明集》一起庋藏。

  同年臘月十九,黃丕烈欣然攜書從“陶陶室”出發,尋訪潘奕雋共祭蘇東坡,不巧潘氏外出。夜深人靜,黃丕烈想起早年翁方綱寶蘇齋東坡生日的雅集,感慨萬千,隨即捧出這兩卷《和陶詩》,題寫絕句四首,其一為:

  東坡生日是今朝,愧未焚香與奠椒。

  卻羨蘇齋翁學士,年年設宴話通宵。

  后來潘奕雋看到黃丕烈題詩,深為感動,也和詩四首。

  黃丕烈藏本散出之后,又遞經汪士鐘、楊氏海源閣收藏,20世紀30年代,周叔弢先生傾力將此宋刻《注東坡先生詩》的兩卷殘本收歸己有,使之與宋版《陶淵明集》和《陶靖節先生詩注》珠聯璧合,恢復了黃丕烈“陶陶室”舊藏的面貌。1952年,周叔弢先生“化私為公”,將“兩陶集”和此兩卷《和陶淵明詩》,以及其他珍貴善本700余種一起捐獻給北京圖書館(國家圖書館前身)。

  2000年,常熟翁同龢舊藏《注東坡先生詩》宋景定年間補刊本,歷盡艱辛,又由海外入藏上海圖書館,再次續寫了一段書林佳話。 (作者系國家圖書館古籍館善本組組長)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安泽县| 将乐县| 二连浩特市| 县级市| 油尖旺区| 颍上县| 雷山县| 太康县| 江西省| 安化县| 龙川县| 新乡县| 淮滨县| 陇西县| 平塘县| 丰原市| 凌云县| 滦平县| 邻水| 许昌市| 靖江市| 宜春市| 邵武市| 梁平县| 吉安县| 如皋市| 宿迁市| 旬阳县| 蓬溪县| 永济市| 蒙阴县| 和林格尔县| 云龙县| 奉化市| 寻乌县| 五莲县| 天镇县| 班戈县| 曲沃县| 沾益县| 车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