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鑒藏·作偽·鑒?。好总篮檬侄危ㄉ希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鑒藏·作偽·鑒?。好总篮檬侄危ㄉ希?/div>
  • 來源:杭州日報
  • 時間:2018-03-01

米芾《珊瑚帖》

  陳振濂談

  本欄目與浙江大學中國書畫文物鑒定研究中心聯辦

  米芾是書法宋四家之一,又是米氏云山的創始者,在山水畫上有開宗立派之功。此外,據沙孟海先師著《印學史》認為,米芾還是文人刻印的始作俑者。他的自用鑒賞九印,其中有些粗直者,顯然是自己動手所為。這在宋代書畫用印而言,一般多命他篆他刻(皆工匠所為)或有自篆(文人)他刻(工匠)的慣例中,米老的自篆自刻顯然是絕無僅有的稀罕記錄,它下接元代王冕明代文彭何震,可謂開百代風氣。

  米芾傳世有《寶章待訪錄》《海岳名言》《書史》《畫史》。30年前《海岳名言》有沙孟海先生注本;最近因為想要了解書畫鑒定作偽的情況,于是認真讀了一遍米芾的《畫史》,可謂收益良多。

  米芾的消費觀:

  一軸好畫 價再高也不虧

  米芾是一個頂級的鑒定收藏家。不但有宏富的私家收藏,而且還被請入宋徽宗崇寧年間內府鑒定書畫,崇寧二年(1103)任太常博士,三年(1104)續任,旋外放。崇寧五年(1106),米芾去世前一年,朝廷才專門設置“書畫學”機構并以米芾為“書畫學博士”,還兼禮部員外郎。那么,正確的敘述應該是他歷官為“太常博士”職司宮廷收藏鑒定。北宋張邦基《墨莊漫錄》載“是時禁中萃前代筆跡,號宣和御覽,宸翰序之。詔丞相蔡京跋尾,芾亦被旨御觀”。但其實,米芾卒于徽宗大觀元年(1107)。至于崇寧初,他應是“太常博士”而不是“書畫學博士”。是跟著蔡太師一起奉旨為徽宗內府整理書畫收藏;至于“宣和”御覽,他去世12年以后才有“宣和”年號,恐怕是張冠李戴,其實與米芾無甚關聯了。

  與米芾同時,專攻書畫鑒定并有大成就者,有蘇軾、李公麟、黃庭堅、林希、李嵩、黃伯思、董逌、劉涇、薛紹彭等。但最癡迷鑒定的,文獻著述推黃伯思、董逌;而實物收藏宏富又推王詵、劉涇、薛紹彭。而在其中最稱癡癲的則還是米芾。他有許多言論,十分尖銳而極端,道他人所未道,可謂鞭辟入里入木三分。他堅持認為:“其物不必多。以百軸之費置一軸好畫,不為費;以五镮價置一百軸謬畫,何用?”

  米芾的大眼界:

  畫馬要論匹 看畫重“清玩”

  精于鑒定的米芾,在《畫史》中為我們留下了許多可供分析的案例:

  比如他鑒定畫馬古人之名作,記有“佳本。所見高公繪字君素二馬,一吃草,一嘶。王詵家二馬相咬是一本。后人分開賣。蘇激家三匹,王元規家一匹,宗室令穰家五匹,劉涇家三匹,皆筆法相似,並唐人妙手也”。乃知當時論畫馬定價不以幅而以“匹”計,豈是王詵家二馬相咬又分開賣的時風所致?

  米芾對畫作題材的排序也頗有令人意外之處。他是文人畫的鼻祖,但他看古畫,卻是以佛畫為首:“鑒閱佛像故事畫,有以勸誡為上;其次山水,有無窮之趣,尤是煙云霧景為佳;其次竹木水石;其次花草;至于仕女翎毛,貴進戲閱,不入清玩”。今天看來,要入“清玩”,佛畫肯定不合適。至于山水煙云霧景,倒是與他的米點山水甚是吻合。也許,在分類尚不清晰明確的北宋,有時候在畫理上自相矛盾也是常有的事。另外,米芾對佛畫如此重視,或許也是受到唐以來吳道子寺廟壁畫三百堵風氣的直接籠罩之緣故?在北宋時,我猜想一定還有不少唐代壁畫實物存在,并作為先賢圣跡受到后人膜拜。米芾耳濡目染,印象一定不弱。

  至于法書收藏,米芾更是與周邊親友有贈酬的記錄:蔡京曾送他《八月五日帖》;而薛紹彭贈他王羲之《丙舍帖》。米芾與劉涇更有太多的書畫相贈和交換的記錄。正因為有極多的鑒定收藏經驗,他對于辨偽也練就了一套火眼金睛的超人本領。(未完待續)

友情鏈接
金平| 巴林右旗| 枞阳县| 莎车县| 宁夏| 古丈县| 九江市| 方山县| 浏阳市| 伊吾县| 龙泉市| 察隅县| 富蕴县| 贞丰县| 五华县| 靖西县| 宿州市| 博湖县| 南通市| 运城市| 昭平县| 延川县| 赞皇县| 南城县| 凤山县| 信阳市| 威远县| 宣化县| 繁峙县| 阿城市| 六安市| 东宁县| 乌拉特中旗| 定南县| 抚远县| 南宁市| 苗栗市| 镇巴县| 赤壁市| 临江市| 鸡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