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邦達半尺辨真偽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徐邦達半尺辨真偽
  • 來源:美術報
  • 時間:2018-03-26
國家文物局七人鑒定組合影,左起:謝辰生、劉九庵、楊仁愷、謝稚柳、啟功、徐邦達、傅熹年。
國家文物局七人鑒定組合影,左起:謝辰生、劉九庵、楊仁愷、謝稚柳、啟功、徐邦達、傅熹年。

  在品鑒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時,徐邦達指出乾隆認為是真跡的“子明卷”是假的。這令在場者都大吃一驚。徐邦達經過仔細考證,發現乾隆御筆題跋多次的“真跡”上的題款不合元代的規范,實為后人的仿作。而被乾隆判為贗品的“無用師卷”《富春山居圖》才是真跡。這一翻案震動了書畫界,被打入冷宮的“偽作”得到了平反。

  徐邦達對書畫的喜好,一是出于天性,二是受了父親的影響。據徐邦達自述:“父親看我喜歡,就在我14歲的時候,為我請了當時有名的李醉石、趙叔孺等先生,教我詩詞歌賦及繪畫。又入上海著名書法家、畫家、鑒賞家吳湖帆先生之門學習書畫鑒賞。后來慢慢地對書畫鑒賞就有了一些認識,自己也開始買書畫,及給別人鑒定字畫。”

  在旁人看來,年輕的徐邦達已然成為了鑒賞家時,他購進的第一張畫卻是贗品。18歲的徐邦達在經紀人處看到一幅王原祁的畫作,那畫尺幅不小,筆墨精到,經仔細辨別,確認它是真跡,便豪爽地以高價買下。當徐邦達興沖沖地將畫作拿給趙叔孺,他一看即知贗品,是清末的蘇州片。趙叔孺問花了多少銀子,徐邦達囁嚅道花了20兩黃金。趙叔孺聽了淡淡一笑,說這件蘇州片還是很好的,20兩黃金雖然貴了些,權當它吃了一帖補藥。用徐邦達自己的話說“20兩黃金買了件贗品,教訓深刻”。他把這教訓記了一輩子,并將其變為動力,到吳湖帆處學畫、品畫時格外用功。

  這為徐邦達以后的成功奠定了基礎。吳湖帆教弟子學畫的習慣是,按弟子畫藝的進階,各出一件收藏的真跡讓其臨摹。臨摹中吳湖帆會指點一二,但主要靠自己感悟。吳湖帆出《剩山圖》時,徐邦達臨摹得十分認真,還與老師一起品鑒黃公望的筆墨與元人的題款特征。徐邦達臨摹了數張《剩山圖》,也把它的一切信息深深地印在了腦海中。后來,他據此研習經歷鑒別出《富春山居圖》的“無用師卷”和“子明卷”。

徐邦達 書法
徐邦達 書法

  1937年夏,當時的上海博物館舉辦《上海市文獻展覽》。徐邦達應博物館的董事長、收藏家葉恭綽先生之邀,協助這一展覽的古書畫征集、檢選和陳列工作。這是他正式涉足古代書畫鑒別的開端。同是收藏大家的張蔥玉對徐邦達的人生軌跡起到了導航作用。

  徐邦達意識到成功的要旨在于向社會的文明發展提供新的元素,他隨即隱居至嘉定,埋頭創作,畫了大量的山水畫,其鑒賞水準也隨之精進。

  1949年后,徐邦達和好友張蔥玉一同應聘在上海文物管理委員會工作。后來,鄭振鐸擔任中央文物局局長。當時百廢待舉,文博行業尤其需要特殊人才。鄭振鐸想到了張蔥玉,一紙調令將其召入北京,讓其鑒定歷代書畫并籌建故宮書畫館。張蔥玉趕到北京,并推薦了徐邦達。徐邦達接到電報有些忐忑,征詢老師吳湖帆的意見。吳湖帆曾擔任過故宮博物院評審委員,知道入故宮工作對書畫家意義重大,他看過后說,還等什么,去!

  徐邦達到北京后在中央文物局文物處做業務秘書,主要工作是與張蔥玉一起收集、鑒定古書畫。自那時起,徐邦達的鑒別與收藏行為就與國家的支持分不開了。他曾透露過他征集書畫的秘訣:“因為解放前我就經常到各收藏家家里去看東西,所以誰家有什么東西心里大概有個數。因此到了1953年的時候,差不多收上來約3700多件東西,這里面有的能捐的作品我就動員他們捐了,不行的就買了。”

  連做夢都離不開古代書畫的徐邦達,在那一時期鑒定并征集到數千件古書畫作品。此后這批古代書畫都交撥給了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為了故宮博物院古書畫庋藏中的藏品。他跋山涉水奔波于各地,悉心察訪。任何一點信息、一點線索,他都不放過。

  北京琉璃廠是徐邦達經常光顧的地方。1953年的一天傍晚,他照例來此徘徊,無意間竟在寶古齋發現了《水村圖》的線索。店老板告訴他,前天有個來自東北通化市郊縣大栗子溝的老者,到店里稱其家藏有許多珍稀古書畫,并開有一個單子,其中就有《水村圖》。徐邦達仔細看了單子,心一下就被《水村圖》勾住了。為了《水村圖》真跡,徐邦達找到一位熟識的文物商,委托他去東北收購《水村圖》。這位文物商憑借私商的身份,以8000元買下《水村圖》。徐邦達仔細鑒別后,認定是趙孟頫的真跡,遂說服文物局領導購回,由國家收藏。

  20世紀50年代,徐邦達聽經營書畫文物的靳伯聲說,溥儀當年從紫禁城帶出文物中的一小部分,還在民間,包括唐代人臨摹的《萬歲通天進帖》。為征集書畫珍品日夜奔波的徐邦達,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極有價值的線索。他開始追蹤探訪,終于在某部隊存放文件的保險柜中,找到了那只皮箱???件珍品只剩下2件,另外3件去向不明。徐邦達并未就此罷手,而是千方百計窮究線索,幾經輾轉,終于又找到了另兩件。

  就這樣,短短數年,徐邦達不辭辛苦,悉心查訪,經發掘和搶救,繪畫館就匯集了3000多件“失散重聚”的珍品。

  已屆古稀的徐邦達不顧年邁,帶領楊新(后任故宮博物院副院長)等一批中青年助手,跑遍了全國80%以上的省、市、區的博物館、文管會、文物商店,對所藏古書畫進行了一次綜合考察。此次考察耗時5年,行程數萬里,鑒定書畫作品約4萬件。如此大的工作量,如此長的行程,對一個古稀老人來說,確實太辛苦了??疾熘?,在青島博物館的次等文物堆中,發現了國寶級珍品——唐代臨摹的懷素《食魚帖》。在云南博物館的參考品中發現了宋代畫家郭熙的《溪山行旅圖》立軸、“元四家”之一的黃公望的《雪夜訪戴圖》等稀世畫作。

  1983年開始,國家文物局專門成立的中國古代書畫鑒定組開始對全國各地所藏中國古代書畫作全面系統的鑒定。鑒定組由7人組成,謝稚柳任組長,徐邦達、啟功、楊仁愷、劉九庵、傅熹年、謝辰生為組員。中國古代書畫鑒定組前后歷時8年,行程數萬里,共鑒定了8萬余件中國古代書畫,編成《中國古代書畫目錄》。今天,留存在大陸的絕大部分中國古代書畫只要一查《目錄》,就能知曉其傳世狀況。

  徐邦達因書畫之緣而鑒定,因鑒定而每日與書畫耳鬢廝磨。對于古跡名作,更有摹以亂真的本領?,F存加拿大的清代畫家奚岡的《松溪高逸圖》摹本是他18歲時所臨?,F存新加坡的張中的《芙蓉鴛鴦圖》摹本是他24歲時所臨。晚年鑒考之余,重拾畫筆,創作山水,筆致秀潤,意趣幽深。

  為徐邦達的古代書畫鑒別能力所折服的人送給他一個雅號“徐半尺”。據說,一位來訪者將畫軸徐徐展開,剛看到一片竹葉的梢頭,徐邦達便脫口而出:“是李方膺!”畫軸展開,果然是“揚州八怪”之一李方膺的作品。很多書畫卷剛打開半尺,徐邦達就已經說出了與此畫有關的一切,以至有“徐半尺”的雅號。

  徐邦達90多歲時寫了一幅“實事求是”的橫幅,掛在書房的墻上以自勉。這四個字也是他鑒定原則的寫照。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南康市| 阳城县| 永城市| 通江县| 上思县| 游戏| 门头沟区| 收藏| 仙居县| 京山县| 阜城县| 永丰县| 九江市| 鄂伦春自治旗| 淳安县| 册亨县| 利辛县| 子长县| 旌德县| 湖口县| 鸡东县| 板桥市| 中宁县| 乐清市| 阿拉善右旗| 余姚市| 泊头市| 平泉县| 横山县| 富阳市| 乐都县| 云浮市| 望江县| 青铜峡市| 沈丘县| 类乌齐县| 三原县| 郎溪县| 田阳县| 临颍县| 北票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