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法藝術為何變成“作秀”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書法藝術為何變成“作秀”
  • 來源:福建日報
  • 時間:2018-07-29

     日前,鳳凰周刊刊登“書法大師們到底有多野?”的文化報道,披露時下書法界所謂的“書法大師”,以所謂先鋒、探索之名,在書法藝術創作上,劍走偏鋒,以丑為美,嘩眾取寵,熱衷炒作,故作驚人玄妙,讓人看到了書法界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

    書圣王羲之在《書論》中說:“夫書者,玄妙之伎也,若非通人志士,學無及之。”另一位大家張懷謹曾對書法做出概論:“玄妙之意,出于物類之表。幽深之理,伏于杳冥之間。豈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測。”

    中國書法史上的這兩位書法大家,都是講到了書法藝術是一種“玄妙之伎”,書法的一動一靜之間深藏“幽深之理”“玄妙之意”,如果不是“通人志士”,僅僅具備“常情”“世智”,是難以理解書法藝術的,也無法企及其藝術審美的境界的,這的確是反映了書法藝術的獨特之處和欣賞書法藝術的條件。但或許正是因為書法藝術的這種“玄妙”“幽深”“杳冥”,給這些所謂的“書法大師”留下了“劍走偏鋒”“天馬行空”“故作驚人玄妙”的空間,而一般書法愛好者或觀眾,也因此,或為這些“大師”的名號所唬,不敢有質疑和異議……

    這些“書法大師”,是怎樣劍走偏鋒、天馬行空,故作驚人玄妙的?這篇報道中附帶的一些這些“大師”進行書法創作的動態圖片,能讓我們一探究竟。

    有一位“書法大師”,跪爬在一張有一間房間大小的紙上,進行書寫,但未見其書藝如何,但跪爬的功夫了得,而報道中是這樣揶揄這種“功夫”在書藝之外的,“不光是他家那不要錢的紙墨,奮不顧身的動作更是達到了人筆合一的超脫”。國內某書法男女組合在威尼斯曾辦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藝術展。在展出上,他們不僅使用紅墨這一書法中的大忌行書,更為開創性的是行書者把筆夾在下半身扭動運行,但這尷尬的場面并沒有如意想中的那樣引起圍觀群眾的羞愧,在現場,甚至有風流的意大利觀眾驚嘆這是比肩米開朗基羅的美,這是頗具諷意的。時下書法圈中流行所謂“射墨”,一位“書法大師”是如此表演的:只見他手持數枚灌滿墨汁的注射器,以魔幻的舞步,邊走邊將墨汁射向由數名禮儀小姐拎著的長幅宣紙上……有人說,這種書法就是“注射器呲墨”“鬼畫符”,這是江湖雜耍還是藝術?還有,把少林身法與武當鐵拳融入到了書法里面;把摩爾斯電碼與打點計時器融入到了創作里;有的筆觸雖輕如鴻毛,但面部卻如經受便秘之苦;有的雜耍特技也跨界融入到了社會書法筆鋒之中;有的把人捆綁倒豎用頭發胡亂描畫;有的“砍刀書寫”;有的獨創“溺水書體”……可謂花樣翻新、無奇不有、不一而足,讓人感到這是一個丑化的、混亂的、分裂的、顛倒的書法世界!

    這就是時下書法界那些所謂“書法大師”們,讓人大開眼界的種種創作。對于如今書法藝術中存在的這種種光怪陸離的亂象,書法愛好者和文化媒體更多是質疑和批評,這種書法“作秀”,是形式大于內容,是丟失了藝術的本體變成了行為藝術,是嘩眾取寵、匪夷所思,是以一種極端的方式呈現的江湖雜耍而非書藝展示,是一種惡俗趣味。

    《光明日報》載文“書法教育的當務之急是‘守正’”說:一些人對于書法傳統的“離經叛道”,導致書法藝術價值和審美標準莫衷一是,趨于解構,廣大群眾覺得書法變得越來越看不懂。把醫用注射器噴墨,吹噓為現代王羲之之作;甚至把具有裸露之嫌的涂抹行為,美化為標新立異。凡此種種,不是新潮,而是亂流,實乃對書法藝術的褻瀆……

    眾所周知,如今,書法藝術界面臨這樣的尷尬,名聲并不怎么好,一提書法藝術,直言“看不懂”的人算是客氣的,更有人認為它們亂來、招人厭。這說明書法藝術中,藝術精神價值正在淪喪,喪失了藝術趣味和審美趣味,更消泯了藝術理想與信仰的追求。

    當代書法藝術無論是表現與社會生活的聯系,還是表達作者的內心經驗,抑或宣泄自己的情感,都不能失卻了藝術的靈魂,必須有一個真善美的標準。面對書法界如此的亂象,不該拯救嗎?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郎溪县| 康马县| 涿鹿县| 图片| 乌拉特前旗| 东城区| 永登县| 洪洞县| 乳源| 宁阳县| 华亭县| 万年县| 遂宁市| 麻栗坡县| 通辽市| 景德镇市| 望城县| 江口县| 嘉善县| 修水县| 德令哈市| 南澳县| 宣化县| 浦县| 西和县| 绥德县| 额尔古纳市| 烟台市| 玉溪市| 五莲县| 张家港市| 镇平县| 兴化市| 定西市| 东乡县| 包头市| 常州市| 门源| 深圳市| 富源县| 鄂尔多斯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