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居圖》:明代文人的第二理想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山居圖》:明代文人的第二理想
  • 來源:收藏快報
  • 時間:2018-09-25

作者: 李熊熊

圖1

圖2

圖3

圖4

  明代文人最大的人生理想,自然是走科舉道路:讀書做官,光宗耀祖。但真正能靠科舉走通仕途的,其實是極少數人。有統計表明,明代每次科舉考試,參加的秀才有50萬人左右,如果加上童生,至少有兩三百萬人。每次鄉試考中舉人的只有一千到一千三百個;會試錄取進士只有二三百個名額,絕大多數考生其實是陪考的。

  即使科考順利,要在官場上出人頭地也很難。清代趙翼在《陔余叢考》里總結道:“有明一代,終以進士為重。凡京朝官清要之職,舉人皆不得與。即同一外選也,繁要之缺,必待甲科,而乙科僅得邊遠簡小之缺。其升調之法亦各不同,甲科為縣令者,撫按之卓薦,部院之行取,必首及焉,不數年即得御史、部曹等職。而乙科沉淪外僚,但就常調而已。積習相沿,牢不可破。”

  大批讀書人一輩子也考取不了功名。明代有許多人看清了這個前景,果斷放棄科舉,轉而去追求另一種人生。他們往往自稱“山人”,向往避開城市的喧鬧,到山林里去過一種隱居生活。在山林間,他們滿足于粗茶淡飯,布衣芒屩。興起時吟詩作畫,訪佛問道;閑暇時聽松觀瀑,種花伺草。追求的是身心自由,愜意自在。

  明代成功過上“山居”生活的代表性人物,非晚明陳繼儒莫屬。陳繼儒(1558—1639)是華亭(今上海松江縣)人,少有文名。21歲參加童子試,考了兩次都未考中。29歲時焚棄儒生衣冠,絕意科考,隱居于小昆山之南,過上“山居”生活。后又移居東佘山,在山上筑“東佘山居”,有頑仙廬、來儀堂、晚香堂、一拂軒等,直到82歲去世。

  陳繼儒不但五十多年的“山居”生活過得有滋有味,而且還寫了許多文字,總結“山居”生活的種種妙處。我們且引幾段看看:

  “山居勝于城市,蓋有八德:不責苛禮,不見生客,不混酒肉,不競田產,不聞炎涼,不鬧曲直,不征文逋,不談仕籍。如反此者,是飯儈牛店,販馬驛也。”(見《巖棲幽事》)

  “山中有三樂:薜荔可衣,不羨繡裳;蕨薇可食,不貪粱肉;箕踞散發,可以逍遙。”(見《小窗幽記》)

  “閑居之趣,快活有五:不與交接,免拜送之禮,一也;終日可觀書鼓琴,二也;睡起隨意,無有拘礙,三也;不聞炎涼囂雜,四也;能課子耕讀,五也。”(見《小窗幽記》)

  從這些話中可見,文人“山居”追求的生活趣味與正統儒家的入世觀念完全是兩回事。過這種“山居”生活可以看作是古代文人走仕途之外的第二種理想。

  文人對“山居”生活的向往,晚明瓷畫是有所反映的。圖1至圖4就是萬歷時期出現的經典瓷畫《山居圖》。它們的畫法特點:一是將山峰畫得十分突兀,而且林木蔥郁,秀氣有趣。二是山間畫屋角、旗幡、柳樹、涼亭等,表示這里是有人居住的地方。三是空中畫成行飛雁,示意此地氣候宜居,也使畫面顯得更有生氣。

  圖3在高山間畫一塊空曠的平地,平地上又突出地畫一個亭子??梢韵胂?,這亭子是山居者行腳休憩、觀景遐想、訪客會友的絕佳之處。為顯示其山之高,工匠還故意將一排飛雁畫在亭子所在的山峰下方,真是神來之筆。

  圖4在小小的篇幅中,除了常規的《山居圖》要素,居然還畫出了山腳一片水域和對岸的涼亭,更讓人浮想聯翩:山居之人竟日悠游于山水之間,是何等的快活!這樣的瓷畫構思,也是妙不可言。

  不過在明代,真正要過上“山居”生活并不容易,需要有良好的經濟條件才行。大多數“山人”因生活所迫,不得不去從事幕僚、館師、塾師、醫士、看相、算命等職業,以養家活口。只有極少數財力雄厚的“山人”,才能過上陳繼儒那樣的“山居”生活。

  現實盡管如此,但并不妨礙“山居”成為明代文人向往的第二種理想生活。瓷畫《山居圖》正是對這種理想生活的形象展示。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永川市| 英德市| 靖安县| 永德县| 闸北区| 巴中市| 昭觉县| 中西区| 温宿县| 嘉定区| 察哈| 临夏市| 商都县| 无为县| 孙吴县| 葵青区| 克山县| 崇州市| 淳化县| 遵化市| 莱西市| 兴业县| 富民县| 临汾市| 武汉市| 九江县| 长葛市| 竹溪县| 高邑县| 玉树县| 合肥市| 平陆县| 临邑县| 汉沽区| 沈丘县| 伽师县| 元谋县| 肇源县| 辽源市| 调兵山市| 顺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