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歷代畫家筆下的成雙成對 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歷代畫家筆下的成雙成對
  • 來源:書畫圈網
  • 時間:2018-12-03

清,禹之鼎《雙英圖》,立軸,絹本,設色,縱136厘米,橫56厘米。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藏。

此圖以工筆重彩描繪兩位仙女飄逸脫俗之姿。圖中人物用線多為鐵線描,細勁有力。細節的刻畫非常精細,敷色沉穩清麗,沒有沉重之感。筆法細膩,人物栩栩如生。

清,袁耀《雪蕉雙鶴圖》,立軸,絹本,設色,縱160厘米,橫95厘米。廣東省博物館藏。

此圖以雪蕉襯托雙鶴,運用水墨烘托出湖岸水濱。白雪皚皚,綠蕉蒼翠,以大筆揮就;雙鶴形神兼備,得雅靜舒適的情趣,與袁耀常見的山水、界畫相比較,別具一格,顯得活躍而富情趣。

清,冷枚《梧桐雙兔圖》,立軸絹本,沒色,縱176.2厘米,橫95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畫中繪梧桐二株,石縫中斜出一株桂花。野菊滿地,柔草叢中,兩只白兔相戲。似為中秋佳節而作。雙兔造型準確,形象生動逼真;皮毛光潔而富于質感。兔眼用白色點出反光,眼神顯得晶瑩透明。山石以折帶筆方正寫出,堅硬峻峭。構圖疏密有致,用筆細膩清秀而注意質感,設色和諧艷麗而有對比,顯然受到西洋繪畫技法的影響。

清,黃慎《雙貓圖》,紙本,設色,縱136.8厘米,橫64厘米,廣東省博物館藏。

清,顏岳《桃花雙禽圖》,立軸,絹本,設色,縱55厘米,橫41厘米。南京博物院藏。

桃樹枝條盤曲下垂,二鳥相依棲于枝頭,幾朵草花斜伸而上,與桃枝對應。用筆筒括,以淡墨隨意鉤勒桃花,用粉白在幾處點染,便將桃花雪白晶瑩之態描繪出來,草花用枯筆寫意,恰到好處表現出花瓣筋絡。二鳥氣韻生動,造型準確。構圖清新雅致。

清,王禮《花下雙雞圖》,立軸,紙本,水墨,淡設色,縱147.7厘米,橫39.5厘米。(日)私人藏。

本圖自謂摹明人呂紀,實多出己意。其石以水摻墨,邊潑邊寫,分出陰陽向背,其中受西洋水彩畫的影響;又以焦墨、渴墨畫從石根斜出的草叢及石上的苔點,上方的樹枝以赭、墨摻水,運筆迅疾,花葉則以小寫意細心勾點。精細描繪出兩只白雞,層層襯染鉤勒,形態生動,呼之欲出,堪稱精妙。

清,劉彥沖《桃柳雙燕圖》,立軸,紙本,水墨,縱136.5厘米,橫31.8厘米。上海博物館藏。

此畫以柳、桃及雙燕為題,寫春天桃紅柳綠之景。畫中柳干桃枝皆以水墨粗筆寫成。桃花取沒骨法淡墨暈染。用中鋒描作柳葉,墨色濃淡、干濕相得蓋彰,用筆似亂非亂,似斷非斷,將垂柳飄曳飛揚的風姿表現的淋漓盡致。圖中二燕,一動一靜、一上一下,使畫面空靈淡宕之間,又具動感神韻。

宋,梁楷《秋柳雙鴉圖》,紈扇,絹本,墨筆,縱24.7cm,橫25.7cm。

以渴筆焦墨繪一節斷裂的枯柳,三兩根枝條昂揚向上又飄拂而下,突兀地將整幅扇頁中分為二,構圖大膽,以奇致勝。大片空白處淡墨暈染出的薄云滿月,給空谷春山平添了幾分神秘。初升的月亮驚起的兩只山鳥奮飛呼鳴,打破了夜空的靜寂,老柳雖然細弱,枝條卻仍堅韌,使觀者感受到自然生命的搏動。

元,柯九思《雙竹圖》,紙本,水墨,縱86厘米,橫44厘米,現藏于上海博物館。

畫面上,兩株竹子從左側伸入,一直一斜,姿態各異,惟妙惟肖。竹節實中帶虛,竹干勁挺,竹枝有一種飽含彈性的張力,竹葉虛實相間、疏密有致,嫩芽生長于竹節間,活脫而富有生趣。

元,趙孟頫《二羊圖》,卷紙本水墨,縱25.2厘米,橫48.4厘米。藏于美國弗利爾美術館。

圖中畫一羊低頭吃草,一羊昂首瞻望,周圍不著背景。右面的山羊張口睜目,尾巴上翹,身子向右而頭部朝左,背部線條自然彎曲,羊毛輕軟直長,描繪工細。左面的綿羊昂首而立,身軀朝左,頭部右車毛卷而短。全圖純用水墨畫出,卻顯色斑斕之狀。構圖空疏,應是受到唐、宋家的影響。此畫為趙孟頫除馬以外惟一繪有走獸的作品。

明,朱瞻基《雙犬圖》,冊頁,紙本,水墨,淡設色,縱26.2厘米,橫34.6厘米。(美)沙可樂博物館藏。

此圖中蘭花飄逸,雙犬悠閑散步,神形畢肖,生動寫實。畫犬以沒骨法與鉤勒法巧妙結合。善用淡墨渴筆表現皮毛的質感,用線勾首、爪,產生虛實相合之感。

明,邊景昭《雙鶴圖》,立軸,絹本,設色,縱180厘米,橫118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中溪水坡岸兩只白鶴,一只垂首下喙覓食,另一只轉項回首,整理翎羽,情態各異,悠然自得。三棵老竹勁挺聳立于仙鶴間,小竹叢生,環境清幽凈潔,更加襯托出仙鶴軒昂高潔的氣質。構圖疏朗,用筆細膩而不板滯,色澤濃艷而不流于柔媚;用白粉細筆勾畫仙鶴羽毛,頗得質感。以細毫寫脖頸及尾羽絨毛,極工整細致,毫微畢見。老竹用中鋒鉤勒填色;遠處淺灘以淡墨暈染,隱約可見。筆法樸拙,風格渾厚,近似南宋院體畫法,是邊景昭的傳世代表作品。

明,呂紀《榴花雙鶯圖》,絹本,設色,縱120.4,橫40.2厘米。南京博物院藏。

寫榴樹一枝,繁花盛開,一時黃鸝棲于枝桿,鳴啼不己。神態活潑,雙鉤作線條,工筆重彩描繪,為明代中期院體畫的典型風格。畫幅左側中部有墨書“呂紀”款。

明,王乾《雙鷹圖》,立軸,絹本,墨筆,縱172厘米,橫107厘米。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中懸崖陡峭,半腰有石外凸,雙鷹立于其上,石外枯木橫生,竹草倒垂,一片肅殺之氣。懸崖山石以水墨暈染斫擦,枯木以飛白之筆,寫其虬曲盤折之勢。雙鷹不用線勾,直接以沒骨寫出,墨色的深淺變化很好地表現出雙鷹飛羽及絨毛的不同質感。整個作品有龍飛鳳舞之力勢,行書狂草之筆意,氣勢宏大,堪稱佳作。

明,王中立《雙貓菊石圖》,立軸,紙本,設色,縱133厘米,橫32.5厘米。上海博物館藏。

圖中畫雙貓嬉戲于湖石菊叢之下的草地上。湖石以枯筆鉤勒,水墨暈染;菊花以勾花點葉法寫出。雙貓用筆獨特,以細筆簡括寫出輪廓、毛爪、臉目,用干筆略加敷彩,粗疏雅拙,卻有妙趣橫生之感,與背景對照鮮明。

明,胡聰《柳蔭雙駿圖》,絹本,設色,縱101.2cm,橫50.5cm。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清,虞沅《榴葵雙鸝圖》,立軸,絹本,設色,125.9厘米,橫43.9厘米。南京博物院藏。

畫中青石之側,紅、白、粉三色蜀葵正在盛開,結滿紅色花簇的石榴樹上,兩只黃鸝一上一下,你呼我應。一枝海棠橫空出世,花似堆雪。此畫用筆極細致、講究,花鳥皆用工筆細細繪出,設色妍麗,秀逸脫俗。

清,馬元馭《雙魚圖》,冊頁紙本設色,縱29厘米,橫23.5厘米,常熟市文物管理委員會藏。

此圖以水墨寫柳枝貫穿魚之雙鰓。手法夸張,故意將魚鰓撐開,造成抑或魚眼向上,抑或為兩個側面的感覺,情趣雋永。掛在下面的一條魚兒則畫鰓、肚,平腴飽滿,令人生津垂涎。作者抓住魚兒甩尾巴掙扎的一霎那,把一條活潑潑的魚躍然紙上。背景不著一筆一墨,既空靈虛漾,又似魚兒掛在墻上,如睹真境。柳枝以濃墨揮灑,縱橫不羈,瀟灑飄逸,柳葉疏落。魚身以淡墨渲染,濃墨點鱗,華滋潤澤。

清,郎世寧《柳蔭雙駿圖》,絹本設色畫,縱62公分、橫115.1公分,鎮江市博物館藏。

圖中有兩匹馬,一立一臥,一棵老柳樹,斜在背景中,馬匹及樹木均畫出了明暗和凹凸,強調物象的質感和立體感。應當是郎世寧一人獨立完成的,而沒有中國畫家的參與其事。

描繪柳蔭下兩匹駿馬之態,形象生動,神態逼肖;二柳樹旁還斜探出一枝桃花,使湖石花竹相互掩映,一派湖光春色。整幅畫面刻畫細膩,用筆工整,功力深厚,繼承南宋院體畫風格。右上款署:“直武英殿東皋胡聰寫。”

樹上的鳥兒成雙對,在中國歷代畫家筆下,畫家們通過創造各種各樣成雙成對的形象,表達美好吉祥的寓意與祝福。

唐,韋偃《雙騎圖》,絹本,縱3l厘米,橫44.5厘米。中國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雙騎圖》唐代畫家韋偃唯一的傳世真跡,畫面上表現了二人各乘一馬,并轡狂縱的情形。整個畫面的重心壓在右下角,左上方留白,不著一筆,讓我們很自然地想到,那是一片任烈馬馳騁的遼闊原野。

宋,崔白《雙喜圖》,立軸,絹本,淡設色,縱193.7厘米,橫103.4厘米,中國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寫秋野景物,草樹坡石,布置生動,而秋風颯颯竹樹搖撼,山草皆靡,風勢甚烈。整幅畫面詩意之濃郁,有聲有色,真堪稱一幅“西風頌”了。而體物之精,筆勢欲動,誠如黃庭堅稱崔白之畫為“盜造物機”,大得自然野趣,偶然著筆,巧奪天工。

宋,趙佶《臘梅雙禽圖頁》,縱25.8厘米,橫26.1厘米,四川省博物館。

此畫以細膩的筆法描繪交疊生長的柏稍與臘梅,梅枝上一對山雀相視而鳴,白梅點綴其間,春 意微露。山雀的眼睛以生漆點繪,神采奕奕。

宋,馬遠《雪灘雙鷺圖》絹本,淺設色,縱:60厘米,橫:38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畫面以雪景為背景,從左側伸出的帶有積雪的樹枝,向下彎曲后轉向右上伸長,橫斜曲折極富變化。左側及下部的山石,以帶水的墨筆作大斧劈皴畫出方硬有棱角的“一角”。整個畫面表現出大雪天的寒氣逼人,一片寧靜,而枝頭上的兩只跳動鳴叫的小鳥,則使之顯得靜中有動,增添了生機。

宋,張茂《雙鴛鴦圖》,絹本,設色,縱24.4cm,橫18.3cm。

一叢蘆葦蓼草探入畫面,枝葉稀疏,葉留殘雪。一對鴛鴦破水而行,游向葦叢。一只鹡鸰輕棲于葦桿,與俯沖而下的另一只遙相呼應。畫面中、上部大片空白,使人聯想到廣闊水域的浩渺煙波,在構圖上頗得小景見大之妙。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泸定县| 丽水市| 简阳市| 凌源市| 项城市| 汨罗市| 龙门县| 南和县| 清河县| 涟水县| 上栗县| 武汉市| 沂源县| 加查县| 公安县| 东明县| 方正县| 嘉义市| 广东省| 临潭县| 安远县| 林州市| 加查县| 三穗县| 特克斯县| 郧西县| 东乌珠穆沁旗| 大理市| 新沂市| 万宁市| 延长县| 崇明县| 宜兰市| 明光市| 互助| 峡江县| 湖州市| 松原市| 石棉县| 双鸭山市| 盘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