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斯勒:音符般色彩中的神秘與和諧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惠斯勒:音符般色彩中的神秘與和諧
  • 來源:三生_Arts
  • 時間:2019-04-27

 

原標題:惠斯勒:音符般色彩中的神秘與和諧

灰與黑的協奏曲

惠斯勒畫的是他的母親?;菟估漳昧诉@幅名為《灰與黑的協奏曲》參加沙龍展時因它莫名其妙的名字被拒絕。他不得不屈就改名為《惠斯勒的母親》。

那簡直是痛苦的。因為這名字不改則已一改就與內心那個固執的美學準則相背離了。

《惠斯勒的母親》傳遞的是一種庫爾貝式的寫實,一種對具象的真切和記錄,一種充滿故事和情感的敘事。事實上惠斯勒也曾一度靠近過庫爾貝。而《灰與黑的協奏曲》表達的是惠斯勒在那個風云變幻的時代中的探索與叛逆,一種美學理念與哲學觀的轉變,一種越過人物血肉提煉而成的形而上的抽象。

惠斯勒說:《誰會關心這幅肖像究竟是誰呢?》那么,整個畫面中諸如墻壁、地板、小花朵甚至是母親等物象本身的意義似乎已經退居到次要的位置,而畫家的取舍和安排則正是《灰與黑的配置》,這種安排與配置被歸結為色彩之間的和諧。

靜觀作品似見音樂般的節奏:畫面黑灰淺灰之間過渡的節奏感;畫面數個矩形構成的形體上的節奏感;以及黑色裙裾之厚重,灰色布簾及碎花之飄逸,母親銀白頭巾之輕曼柔和無不在賞心悅目中透出音樂般的節奏感。

然而,很多人還是愿意把作品中的母親與惠斯勒相連接。說作為基督徒的母親嚴厲有加,惠斯勒不敢直視她,只能畫她的側面。

惠斯勒居于倫敦時母親大人駕到,他慌忙中遣送了情人兼模特兒的喬,母親大人成了模特兒。據說惠斯勒在畫中簽名為蝴蝶。是因為母親常常叫他:親愛的蝴蝶。被母親稱為蝴蝶的孩子應該有愛的吧。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惠斯勒的經歷也折騰。美國出生,又因父親全家去俄國,父親去世。又回美國。去巴黎,遇見庫爾貝、莫奈等,最后在英國定居。

他還有一個趣聞,因母親要求去軍校,不服管被退學,又被介紹去學校繪地圖,結果地圖上站滿大大小小的人和動物,十二小時后被辭退。

話說二戰時想入非非的美國人還把一種戰斗機命名為《惠斯勒的母親》,大抵是想取其勇氣、頑強、堅韌之意吧!看來《惠斯勒的母親》深入人心,而《灰與黑的協奏曲》只屬于惠斯勒,屬于惠斯勒心中那個至高無上的藝術。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白色交響曲》系列是十九世紀六十年代的作品。之前名為《白衣少女》。后改名為《白色交響曲》。

似乎關于名字的糾結又開始了。糾結的起源是因為一個作家的小說。就是當時家喻戶曉的英國作家威爾基.柯林斯的偵探小說《穿白衣的女人》。小說包含了愛情、陰謀、懸疑。無疑。當惠斯勒的同名繪畫作品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時,許多的解讀就開始了。甚至有人說他的這個白衣少女不像他們想象的小說中的少女形象。

惠斯勒可不是好惹的,他來了句:《我根本無意給威爾基·柯林斯先生的小說畫插圖!》他補充說:《我的畫只是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站在白色窗簾前的女孩?!愤@話貌似平常卻是一個有力的回擊和對其藝術和美學觀的毫不含糊的表達。

這幅畫剛一開始,惠斯勒就已經得意洋洋了。他給朋友的信是這樣寫的:

一位身著好看的細白麻紗裙的姑娘,站在窗前,光線從她身后的平紋細棉布窗簾透過來,她的身體沐浴在右側強光的照耀下,因此這幅畫上除了紅頭發之外,是一大堆華麗光彩的白色。

但畫中女孩卻站在一張狼皮上,狼的形象如此鮮活:白色獠牙、腥紅的舌頭。一些藝術史家認為這幅畫充滿聯想和隱喻?;菟估諈s堅持認為自己只是做了一種形式上的探索。即藝術應該從本質上關注色彩的和諧安排,而不是對自然世界的簡單再現。它沒有文學的、歷史的或社會的內涵,卻如同音樂一般傳達了某種直接的體驗,而這種單純和體驗恰恰是最接近藝術本質的神秘而令人愉悅的那個點。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19世紀70年代后,惠斯勒在風景畫上進一步大膽簡化處理,這一時期風景畫中以《夜曲》命名的作品超過50幅。

沃爾夫林對惠斯勒成熟時期的風景畫是這么描繪的:連續的筆刷游移畫布四方,制造出天空、建筑以及河道,緩緩變換色調。最終畫面以船夫及小人形點綴。如《黑色與金色的夜曲》《藍色與金色的夜曲》《藍色與銀色的夜曲》等。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在惠斯勒的夜曲系列中,表現的是對視覺印象的回憶而不是直接的觀察和寫生。色彩的和諧,對他來說更是在內部視覺的和諧而不是現實層面的真實。

惠斯勒反對一切文學性或情感性的《題材》,而代之以音樂中的改編曲的概念,是想通過繪畫的手段解放純粹的感性,達到事物最高秩序:沉默事物中的神秘的和諧。

徜徉在惠斯勒音符般的色彩中

惠斯勒,這位美國的游子,倫敦的異鄉客,藝術的癡情兒,似乎一生都在告別——告別故鄉及親人、告別庫爾貝、告別印象派、直至告別同為唯美主義的王爾德。那么,惠斯勒,你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可是,可是,》我仿佛聽見惠斯勒先生在說:《若不是這一次次告別,一次次決裂,我又是誰呢?》

100多年過去了,惠斯勒留給我們的視覺音符,至今依然令我們徘徊其中,久久不忍離去,美得任性,恰如惠斯勒自畫像的表情。撇開作品本身,他窮一生之力探尋的那種藝術境地,或者說他對于繪畫非寫實抽象性意義的探尋,其美術史的貢獻也許是為以后的抽象藝術作了鋪墊。似乎意義遠沒有杜尚那個便池和鐵鍬來得革命和重大。

但是,但是!要不這樣,我又是誰呢?

瓷國公主

瓷國公主

我想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更多的探尋者。他們像星星,有的微弱、有的發光。我在內心懷著深深的敬意。

還有你。那個發現和實踐著平凡的日常生活中點點滴滴美和創意的你。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彭水| 连云港市| 景谷| 和顺县| 甘南县| 西乌珠穆沁旗| 津南区| 大安市| 巨野县| 华坪县| 镇雄县| 祁连县| 西充县| 奉节县| 光泽县| 贵南县| 泊头市| 荆州市| 河西区| 夏河县| 娱乐| 常德市| 惠州市| 江源县| 德钦县| 平舆县| 石首市| 疏附县| 古蔺县| 德令哈市| 哈尔滨市| 江口县| 美姑县| 洱源县| 电白县| 泌阳县| 石景山区| 长丰县| 若尔盖县| 灵寿县| 铁岭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