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團扇鑒賞:扇子軼事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團扇鑒賞:扇子軼事
  • 來源:北京畫院
  • 時間:2019-06-19

  筆者早年在北平琉璃廠德珍齋古玩鋪看見過一柄烏黑锃亮廣漆大團扇,中分不規律什錦格,每格一景,畫的是西湖十景,署名林紓,是畏廬先生早年給貝子奕謨畫的。林琴南晚年雖然也偶或作畫,多系文人遣興,簡淡蕭疏,想不到畏老在畫藝方面有如此深厚功力。當時系跟江西李盛鐸(大齋)太年伯同去,他愛不釋手,在世交前輩之前,我只好割愛。想起十景中雷峰夕照、南屏晚鐘兩景,布局用墨悠然意遠,到現在還常在腦際縈回。

(清)綢粘緞山水樓臺圖木柄團扇

(清)綢粘緞山水樓臺圖木柄團扇

  通柄長46.9厘米 面徑31.5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有一次應湯佩煌兄之約在他石板房府上吃螃蟹,飯后,在他老太爺鑄新先生書房,看見一把極為別致的團扇。扇柄是鏤紋棕竹,并不稀奇,妙在扇面全部用朱黃色細篾片編成什錦花紋,中間豎立一座褐色木質雕鏤危崖,崖頂有一只昂首翹足兀立的瑞鶴,鶴頂嵌有一塊珊瑚雕刻的鶴頂紅,中間鑲有小米粒大小銀珠五粒。鑄老說是在武漢商鋪督辦任內,一位云南苗族酋長從祖傳祭神用的黎香木截下來送給他。這種木木齡已有千年,不朽不腐,能辟瘴毒。那五顆小銀粒,更是苗疆巫師行法用的至寶,如果經過修持鍛煉,可役鬼魔。別小看那幾粒銀珠,雖然沒有傳過大法,可是三尺之內,蚊蟲蠅蟻絕不來侵的。湯住心居士是修持密宗正法的,對于驅魔役鬼,自有他一套看法,那扇上銀珠,既然能夠驅蚊逐蟻,他就把那柄團扇就放在佛前供養了??上ЧP者去湯府吃螃蟹的季節已屆深秋,北地寒早,蠅蟻潛蹤,扇上銀珠是否真能驅蚊逐蟻,已無法試驗,未免令人失望。

(清)繪人物圖象牙柄潮州扇

(清)繪人物圖象牙柄潮州扇

  通柄長32.5厘米 橫22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名琴師徐蘭園收藏湘妃竹的扇子也不少,徐在北平琉璃廠開一家竹蘭軒,以制售胡琴、二胡為主,胡琴上的“擔子、弓子、筒子”,都離不開竹材,所以他不時要跟竹行人打交道。有一年跟他交往多年的一家竹行,年近歲逼,一時無法脫手,徐大爺一慷慨,二十多包材料,竹蘭軒一律全收給包圓了(北京話全買下來的意思)。誰知后來打包一看,其中有四包全是湘妃竹,當然胡琴鋪除了做擔子,根本用不上湘妃竹。別瞧徐蘭園是梨園世家,可是人極風雅古博,平日喜歡臨池揮灑一番,體勢極近樊云門,幾可亂真,閑來還愛盤盤漢玉、玩玩鼻煙壺,對于玩玩扇子,更是內行。這批湘妃竹經他量材器使,爬羅剔抉,居然讓他制成四十幾把上品湘妃竹的折扇來。其中有兩把斑痕明晦、螺紋重疊,一把像極達摩祖師在蒲團上參禪打坐,意境高古。另一把仿佛游魚喋藻,也是栩栩如生。扇子打磨完成,正趕上紅豆館主溥侗到竹蘭軒小坐,徐大爺心里一高興拿出來一獻寶,誰知侗五爺一陣軟磨,好說歹說,愣是把妙趣自然達摩面壁的湘妃竹扇拿走了,后來拿一部蔣衡寫的初拓“十三經”全套回贈。雖然也非常名貴,可是徐大爺心里總覺得不十分愜意呢。

  名小生姜妙香有把湘妃竹扇子,是馮惠林得自大內,給了女兒馮金芙,金芙后來給姜六續弦,所以這把扇子落在姜六手上。扇子上的竹斑,仿佛一塘荷錢游魚戲水,鱗鰭相接,可貴處在毫不雕鐫,純出自然,跟徐蘭園的那把可稱天造地設的一對,姜圣人把那柄扇子視同拱璧。至于同仁堂樂元可、大隆銀行譚丹崖都珍藏有幾把名貴的湘妃扇,雖然都屬精品,可是要跟韓、徐的收藏比較,似乎仍遜一籌。

(清)黃色緙絲鳳梧牡丹圖紫檀木刻壽字團扇

(清)黃色緙絲鳳梧牡丹圖紫檀木刻壽字團扇

  通柄長49厘米 面徑33.5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當時于嘯軒、吳南愚、沈筱莊幾位刻牙高手都在北平,他們能用單刀淺刻,在方寸象牙刻上六七千個細如毫發的小字,可是誰也沒在海象牙上試過刃。范冰老想在海象牙骨子上雕刻字畫,他們都不敢應承。后來打聽到另一位名家白鐸齋刻牙刻竹,能用陽文深鐫,就以重金請白氏奏刀。一面刻的是《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另一面刻的是《十八學士燕樂圖》,刻成之后,他選了一把給曾任中東鐵路督辦的宋小濂。后來上海永安公司舉行過一次扇展,這把扇子曾經在會場展出,有人疑為象牙,有人猜為魚骨,但是誰也沒有猜出海象牙呢!

  至于白檀香產在深山僻壑,采伐不易,所以白檀香扇就極為少見了。從前何成浚(雪竹)先生有一柄白檀香折扇,窄骨密根,配上雙料泥金扇面,雍容華貴兼而有之。當年上海之花唐瑛女士也有一柄白檀香扇,據說是她夫婿從法國巴黎買給她的,翠鏤鸞翔,拿在綺袖丹裳美人如玉的手上,美術家江小鶼說:“那種柔情綽態,活生生是一幅最美的畫圖。”

  剔紅扇:剔紅俗稱“堆朱”,我國北宋時期就發明了。所謂堆朱,是把樹脂漆,配上朱紅色料,以堅硬的榜木做堆胎,涂上漆料,等漆干之后再涂一層,一層加一層地堆積起來,可以堆到五十多次。漆越干,層次越多,才算上品。把木板剝落,用精巧的手法剔抉爬磨,鏤刻出朱霞勾彩、九色斑斕的花紋來。

  芭蕉扇:北方人叫它芭蕉葉,其實也是粗放扇蒲葉子編的,北方不出產芭蕉,以訛傳訛,就叫成芭蕉葉了。北方人用芭蕉葉的在勞動階層很普遍,誰又知道是從閩粵地區成包論捆,海運到黃河流域來銷售的呢!民國三十五年春節,熱河北票煤礦同仁爨演京劇,生旦凈末皆全,獨缺小丑,有一出玩笑戲《打面缸》,王書吏一角愣拉筆者承乏。王書吏出場理應拿一把芭蕉葉還要剪去四邊,遮著面孔出場,才合格局;當時,東借西尋,整個煤礦就是找不出一柄芭蕉葉來,年輕人甚至不知芭蕉葉是什么樣。敢情自從“九一八”事變,海運斷絕,難怪熱河年青一代沒看見過芭蕉葉了。

  前些時大鵬在文藝中心公演一出《香妃恨》,有一場馬元亮飾演紀大學士在內廷編纂《四庫全書》,頂翎黼黻,手上偏偏搖著一柄芭蕉扇,似乎有點不倫不類??墒菗脑そ淌谡f:“別看那把不起眼的芭蕉扇,還是從美國買來的呢。”筆者聽了一把芭蕉扇都要從國外進口,似乎渾身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我想與我有同感者,必定不乏其人。

  廣東人做生意,腦筋特別靈活,他們鑒于杭州西湖名產天竺筷子,用鋼針畫畫題字,非常別致。新會有位姓伍的秀才,靈機一動,想到何不在芭蕉葉上也火繪一番呢!可是芭蕉葉脆質輕,比在筷子上火繪,可又難多了,太輕燒不出火紋來,重了會把芭蕉葉燒穿成洞。經他用心琢磨,居然讓他研究出一種可行方法來:在芭蕉葉上輕輕鋪上層滑石粉,要細要勻,鋼針的熱度要控制適當,火痕過處山水人物、花鳥蟲魚,都能得心應手栩栩如生。這樣一來,他火繪芭蕉扇的生意自然日升月恒,沒過幾年,他已面團團做富家翁了。

(清)蒲席斧式木柄扇

(清)蒲席斧式木柄扇

  通柄長39.8厘米 橫19.4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北平藝專有個學生,因為愛聽大鼓,整天往天橋如意軒和茂軒捧大鼓,缺課太多,被學校勒令休學。他窮極無聊,于是躉點粗芭蕉葉,在天橋擺地攤賣扇子。他在油布上畫好三種圖案,一是猛虎踞林,一是龍潛臣浸,一是龍鳳交吟,先把圖片蓋在扇面,以圖釘嵌牢,再用一種無色無臭的膠質液細刷均勻,放在一具帶有小風箱的炭爐旁吹拂三五分鐘,拿去圖片,風云龍虎各具妙姿,好在不沾污、不落色,索價僅十大枚銅圓,一天賣上一兩百把,足夠他當日買醉聽歌的了??上Э谷哲娕d,他就失去了蹤跡,他的煙熏藝術也就失傳,后繼無人了。

  潮扇:是廣東潮州特產,制扇子的竹筋光致柔細,軟中帶硬,扇面所用葛綢也是織出來給潮扇專用的。潮州扇行有專畫扇面的師傅,他們專賣“加官晉爵”“財源輻輳”“天官賜福”“五子登科”一類吉祥畫,布局、著色、衣著、臉型都極為工整富麗。雖然稍有匠氣,但不庸俗,所以體面一點的人家,夏天膽瓶總會插上一兩柄潮扇驅暑。潮扇的好處是輕而招風,物稀為貴,現在也成為古玩鋪的古董啦。

  乾隆皇帝最好吟詩題字,讓造辦處仿宋制了一批染色扇面,雖然色澤淡雅,可是容易褪色,于是讓造辦處到江西的鉛山、臨川、鄱陽,浙江的常山、上虞、紹興、凇山,安徽的歙縣、宣城等處重金禮聘各地造紙名家云集京都,除了遵古仿造各式箋紙,并且兼制各種扇面,于是粉箋、蠟箋、蜀箋、葵箋、藤白、羅紋、觀音、龍須、碧云春樹、團龍翔鳳、金銀砑花扇面五彩粉披形形色色,紙張則仿宋仿明,清奇奧古,靡不悉備,后來進一步更能仿造經箋、瓷青、高麗發箋,可稱洋洋大觀。

  宣統出宮后,故宮博物院曾把庫存一批皮貨、綢緞、茶葉、藥材、箋紙、扇面一并標售,箋紙、扇面早被琉璃廠幾家識貨的古玩鋪囊括瓜分。筆者在傅沅叔家看見過幾卷蠟箋,幾張朱黃色扇面,都是從琉璃廠古玩鋪搜求來的呢!他聽榮寶齋掌柜的說,扇面精品都被湖社畫會的管平湖、何雪湖兩人重價得去,何雪湖后來以一百銀圓一張代價,讓了兩張泥金扇面給吳湖帆,吳自己舍不得畫,又不愿請人畫,抗戰時期被梁眾異強索而去,真是太可惜了。

  筆者在無錫看見當地巨紳楊贊韶手上拿著一把出號大折扇,一面畫的是《鬼趣圖》,署名遁夫,一面寫的是全部《孝經》,署名花之寺僧,原來是“揚州八怪”羅兩峰的大作。扇子長近三尺,寬約寸半,比起當年北平市井混混兒(不良少年)手里拿的那把水磨竹絳紫油布面,上繪梁山好漢一百單八將鋼軸大折扇還顯得雄偉。當時我覺得很奇怪,常人何用偌大折扇,楊又是位文弱書生,拿在手上實在太不相稱,彼此初交,又未便動問。后來經柳詒徵前輩告知,這種巨型折扇叫作神扇,是每年城隍老爺保境安民,出巡轄內,信士弟子黃沐恭繪,敬獻城隍使用的。北方各省很少舉行城隍出巡盛典,所以這種出號尺寸的神扇就極為罕見了。

(清)象牙編織嵌象牙染雕花花鳥畫琺瑯柄扇

(清)象牙編織嵌象牙染雕花花鳥畫琺瑯柄扇

  通柄長49.8厘米 面徑29.4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先姑丈王嵩儒僑寓嶺南多年,有很多廣東習慣。有一年在北平寓所忽然一高興,做起七巧節來。他家寶禪寺的花廳,前廊后廈幽敞崇閎,從玉堂到月臺,紫檀八仙桌一張接一張擺滿了都是小巧珍玩,精細陳設,同時陳列著牛郎織女衣物用具。例如牛郎蓑衣芒鞋長不盈寸,織女的花鞋丹裳,以及車輦傘扇比一般玩具還小著若干倍,都是出自蘭閨雅興,妙手裁成。其中有一柄檀香折扇,長僅寸半鏤空鑿花,居然有書有畫。我當時認為這恐怕是世界上最小的折扇了,誰知今年春間在外雙溪臺北“故宮博物院”,看到十全老人珍玩小多寶格里,有一把棕竹折扇,長度尚不足一寸,雖然不能打開來觀賞,料想必定是詞臣供奉們精心之作,那比舍親府上所見那柄迷你檀香扇,又小巧精致多啦。

  從前相聲藝人侯寶林說:“從扇扇子就可以看出拿扇子人的身份來了。扇扇子可分五大類,‘文胸’‘武肚’‘媒肩’‘優頭’‘僧道領’。文人學士舞文弄墨,勞心多,勞力少,只要清風徐來,扇掮胸襟,就足以逭暑袪熱了,所以叫文胸。武人勇士,身強體壯,整天要耍刀練劍,勞力多于勞心,篷扇輕搖,實在不能解暑,腕力又強,襠腹首當其沖,所以叫武肚。百家門的三姑六婆,站在人面前總是脅肩諂笑,除了自己掩面遮羞,就是對當事人逢迎揮扇,扇子多半扇在對方肩膀上下,所以叫媒肩。早年京劇演員,無論三伏天多么炎熱,也沒有歇夏一說,戲裝又是里三層外三層密不透風,名角伏天登臺,跟包的除了擦汗飲場,還有一份兼差,就是站在下場門用木頭把兒大鵝毛扇子給角兒打扇。不管扇出的風有多沖,可是怎樣也透不過彩錯鏤金的戲裝去,在臺上打扇,只能一扇一扇地往頭部推送,所以叫優頭。早年在戲班里,還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定,凡是在臺上給藝員們打扇,用大蒲扇、大芭蕉葉,或是各種翎毛羽扇均可,唯獨不準用雞毛攢的扇子。按說雞毛扇扇出的風寒能徹骨,亡人停尸待殮,用雞毛扇扇過,可以延長腐臭時間。梨園中避忌甚多,所以沒有用來打扇的。和尚、老道所穿海青鶴氅,厚重阻風,內衣松寬,拉開衣領來扇,才能迎涼解熱,所以叫僧道領。”侯寶林這段話,可以說觀察入微了。

(宋)剔犀漆柄團扇

(宋)剔犀漆柄團扇

  縱46.8厘米 橫23.6厘米

  邵武市博物館藏

  民國初年時興了一陣子合錦折扇,葉楚傖先生跟吳蓉女士結縭之喜,葉楚老認為有兩件賀禮是他最珍視的,一件是袁寒云用宣德朱紅錦絹親筆集句喜聯,上聯是“一夜入吳,雙棲鸞鳳”,下聯是“千秋題葉,獨占芙蓉”。語雖近謔,但信手拈來貼切工整,才人吐屬,畢竟不凡。另一件是張溥老送的一把集錦扇子,兩面詩詞書畫,都是碩彥針對新人嘉禮初成、催妝畫眉之作,旖旎清蔚,的確是一件珍品。

  鹽業銀行張伯駒,玩扇子是馳名南北的,他所收藏扇子以時賢書畫為主,因為他是戲迷,跟梨園中能書善畫的名角們都有深厚友誼,所以一些名角的字畫,可以說他網羅靡遺。筆者看見過他的一柄集錦折扇,一面是梅、尚、程、荀加上王琴依的畫,另一面是余(叔巖)、言(菊朋)、王(鳳卿)、時(慧寶)加上郭仲衡的字。這幾位的字畫,在梨園行可算一流高手,而且跟張伯駒的交情都非泛泛,所以每人都是用筆精審,雅贍工致,比起他們平素一般應酬字畫,氣格意境就迥不相同了。

  有關扇子的遺文逸事尚多,一時也說之不盡,容以后再談吧。

  作者唐魯孫為臺灣作家

  全文刊載于北京畫院《大匠之門》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阳江市| 忻城县| 犍为县| 兴宁市| 定襄县| 富顺县| 安远县| 青河县| 扎鲁特旗| 长治县| 金平| 浦县| 泗阳县| 玉山县| 化州市| 宜都市| 改则县| 信丰县| 翁牛特旗| 平远县| 美姑县| 漳州市| 栖霞市| 丹江口市| 井冈山市| 利川市| 吉林省| 临猗县| 云龙县| 门头沟区| 黑河市| 昌平区| 楚雄市| 绥芬河市| 石柱| 通州市| 鱼台县| 庆阳市| 秦安县| 揭东县| 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