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窘困的莫奈如何畫出《塞納河》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窘困的莫奈如何畫出《塞納河》
  • 來源:澎湃新聞
  • 時間:2019-07-02

 原標題:鑒賞|窘困的莫奈如何畫出先鋒性的《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

  芝加哥藝術博物館

  克勞德·莫奈作為印象派創始者與代表人物之一,以《睡蓮》、《稻草垛》等系列作品留芳于世。而現收藏于美國芝加哥博物館的一幅曾破洞、被撕裂的畫——《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則展現了莫奈在其藝術生涯早期的創作狀態。經該館研究者研究,《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最初是沒有人物的純粹風景畫,后來畫家加進了日常情景,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半紀實性的畫作了。不管點景人物卡米爾右邊的圖像是否被修改過或被遮蓋掉,這種不確定性反映了畫家當時對自身處境的矛盾心態。初為人父、因無力養家面臨被驅逐的窘境讓莫奈倍感壓力。

  1868年春,克勞德·莫奈和卡米爾·唐希爾(Camille Doncieux)帶著他們出生不久的兒子在巴黎城外的本尼科特生活了兩個月,油畫《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是現今唯一保留的莫奈那一時期的作品。

克勞德·莫奈 《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1868
克勞德·莫奈 《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1868

  他們當時住在本尼科特地區水鄉格勞頓(Gloton)的杜蒙家客棧里。埃米爾·左拉、保羅·塞尚等藝術家不久以前剛從此地度假回巴黎,為莫奈講述了當地的風情。那時莫奈的經濟狀況不佳,最終打動他們一家成行的主要原因是格勞頓實惠的房租和熱情的房東杜蒙太太。

  學者們一般認為,左拉的熱情推薦促成了莫奈一家的格勞頓之旅。事實上莫奈的圈子中對格勞頓癡迷向往的并非左拉一人。莫奈早期作品重要的支持者、向1868年的“沙龍”極力推薦莫奈的畫作《從勒阿弗爾港出海的船只》的查爾斯·弗朗索瓦·道拜尼(Charles-Fran?ois Daubigny)也對這里情有獨鐘,最愛把格勞頓作為他描繪的風景。

查爾斯·弗朗索瓦·道拜尼 《格勞頓村莊》 1857
查爾斯·弗朗索瓦·道拜尼 《格勞頓村莊》 1857

  本尼科特和格勞頓位于魯昂和巴黎的中間,從巴黎的圣拉扎爾車站搭乘去往西北方向勒阿弗爾的火車,到塞納河畔的博尼埃車站下車,改乘擺渡至伊爾河的斯特拉斯堡大島,來到水灣地區的中心地段,過河對岸就是本尼科特和格勞頓。便利的交通條件也是促成莫奈一家決定度假的原因之一。

  那時莫奈以河為主題的畫作還不多。前一個夏天,他畫了描繪諾曼底海灘的風景畫,除了海灘以外,他還畫了當地的漁夫以及衣著時尚的游客。

莫奈 《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1867
莫奈 《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1867

  《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與那些畫風格迥異。在這幅畫中,莫奈的主題和道拜尼在不久前畫的一些景觀十分相似,比如道拜尼《格勞頓村莊》,莫奈很可能看過道拜尼的那些油畫,并且記憶猶新。雖然道拜尼描繪的是延伸的遠景,莫奈的是壓縮的近景,但他們表現的地貌特征顯而易見。畫面中卡米爾坐在河畔樹蔭下,望著船泊旁邊的小路和杜蒙家的客棧,也就是在水中倒映的那幢氣派的房子。莫奈正是以卡米爾的視線來表現主題的。

  紀實性的創作

  人們對畫面的中偏左部分有頗多討論,因為這部分看似簡略甚至沒有完成。莫奈用薄薄的顏料畫出了格勞頓河堤。經X光分析發現,莫奈首先畫了河水、天空和景色,然后再加入前景中的人物和樹干。畫面上綠草如茵的河堤延伸到兩棵樹之間的水面及卡米爾的身后,與明快的天藍色直接連接。莫奈又在河岸對面加了一兩個人物,畫法隨意。對比道拜尼的風景畫,它們除了地點相同、構圖細節類似之外,莫奈的畫在光線、筆觸、空間比例以及人物設置的創新,突破了道拜尼的畫法。

  莫奈《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1868年。X射線顯示莫奈先畫了河流輪廓和堤岸等地方,后來又添加了卡米爾的人物形象。

  莫奈對卡米爾右邊的水面部分進行過改動,原創線條清晰可辨。學者瑪麗·馬修斯·基多認為,在最初的畫面里,卡米爾的腿上坐著他們10個月大的兒子,嬰孩朝向卡米爾,伸開小手臂,左手里握著一個玩具;卡米爾的腿上可能還有一條毛茸茸的小白狗,可能就是莫奈創作于1866年的油畫中的狗?;嗤茰y,因為嬰孩難以保持姿態,所以莫奈后來把他去掉了??谞栍覀缺恢禺嫷牟糠肿畛醯降资切」愤€是嬰孩,多年以來眾說不一。另一爭議在于卡米爾身邊似乎還曾有過一個人像,莫奈沒有完全涂抹或者遮蓋掉,而是隱隱約約地保留了原來人物的“膚色”,增添了許多神秘感。

莫奈《卡米爾和小狗》(Camille with a Small Dog)1866
莫奈《卡米爾和小狗》(Camille with a Small Dog)1866

  近年來經X光解析發現,卡米爾右側模糊的頭部輪廓不像是只有10個月大的嬰孩,更像是成年人,也許還戴著貝雷帽。另一種可能是這個成年人抱著一個嬰孩,嬰孩頭戴貝雷帽或抱著娃娃。人的膚色似乎可以從藍色的河水部分看到。

顯微照片顯示河水倒影中的“膚色”
顯微照片顯示河水倒影中的“膚色”
細節圖定位
細節圖定位

  因為沒有草圖作參照,我們不妨推測,莫奈在日臻完善想法的過程中重新描繪了這幅油畫,既保留了最初的構思,也增加了新的形象。技術呈像分析雖然不能準確無誤地顯示畫家在中間環節創作的具體形象,但是可以讓我們洞悉到演變的整個過程。

卡米爾藍白線條相間的上衣細節,河水的藍色穿越其間。
卡米爾藍白線條相間的上衣細節,河水的藍色穿越其間。
在顯微鏡下的觀察,卡米爾衣衫上的深綠色是碧草或者垂蔭的延伸。
在顯微鏡下的觀察,卡米爾衣衫上的深綠色是碧草或者垂蔭的延伸。

  莫奈沒有描繪卡米爾的五官,僅僅勾畫了側臉的輪廓,臨著河水,這種處理方法比描繪卡米爾身軀時更加前衛。有些學者認為這幅畫也許沒有畫完就被擱置了,簽名和日期是后來補上去的。在后期加工時,莫奈讓卡米爾的臉部擋住客棧在水中的部分倒影,把她下巴的線條畫得模糊,筆觸簡略,使臉部看起來似乎沒有畫完。

在顯微鏡下的觀察:卡米爾的頭發蓋住了部分河水。
在顯微鏡下的觀察:卡米爾的頭發蓋住了部分河水。
細節顯示,卡米爾下巴的線條模糊,筆觸簡略。
細節顯示,卡米爾下巴的線條模糊,筆觸簡略。

  頸項后部有兩條縱向的淺色線條,突顯了她的的脖子,這是畫家捕捉卡米爾側影的獨特角度。左邊那條淺色的厚色塊,看似一條裝飾絲帶,加上她粉紅色、被夸大的耳朵,反應了莫奈用色塊畫出的卡米爾身影??谞柕男蜗蠼阱氤?,顛覆了人們遙想“水邊麗人”這一主題的傳統構想。

頸部細節
頸部細節

  對岸(格勞頓)

  在對岸,正對著卡米爾的地方有兩名衣著入時的女人,其中一個是側影,戴著粉色的帽子,面前有一個小畫架或者畫板,她左側的那塊白色圖像在水中的倒影像一塊桌布,而經鑒定實際是一只小狗。她們的長裙寬松有致,色塊是橫向的,反映出1868年流行的裙邊和裙襯的服飾風格。右邊的女人腰間有一條白色的橫線,用濕態法畫在灰色的底子上,看起來好像她穿著一件圍裙式的輕紗罩裙,裙邊鑲著精致的白色絲線。

  在兩個女人的左側,莫奈呈現了一組城市與鄉村、現代與傳統、休閑與勞作的對比景象。棕色和白色的色塊代表著正在飲水的牛。

  藍色的豎條是牧牛女,她的衣裙樸素單調,與河邊衣帽考究的女人形成反差。這樣的描繪與道拜尼于1859年在格勞頓創作的《在水一方》 (Le bac à Gloton) 不謀而合。

查爾斯·弗朗索瓦·道拜尼 《在水一方》 1859
查爾斯·弗朗索瓦·道拜尼 《在水一方》 1859

  左邊有一條赭色的小船,由于樹蔭的影映和年久生銹,顯得斑駁黯淡,倒影難辨,使畫面看起來更加真實生動。船上有一個女人面向船尾而坐,藍衣粉帽,身披三角形披巾,由此可見她和對岸的兩個女人相似,具有優越的社會地位,是到格勞頓來度假的游客。

完工
完工

  長期以來人們最關注這幅畫到底有沒有完成。有些學者根據簽名和日期、花草的畫法,推測這幅畫做過加工,簽名是后來補上的。

  在創作這幅畫之前的那個夏天,莫奈完成了油畫《花園中的女人》,這兩幅畫在簽名比例以及花草的畫法上都很相似。

莫奈在
莫奈在《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上的簽名 
莫奈《花園中的女人》 1866
莫奈《花園中的女人》 1866

  芝加哥的這幅一直沒有被公之于眾,直到1889年舉辦莫奈-羅丹作品展時才第一次面世,但是這并不足以說明這幅畫被修改過。與“未完成”之說相反,許多元素、看似粗糙的畫面也許正是畫家的初衷,后來的改動表明莫奈動筆之前未曾完全決定畫作內容,這幅畫是他的隨興所至,原汁原味地反映了他的思想狀態。

  文化遺產

  莫奈一家在格勞頓得經濟狀況并未好轉,他在6月26日致巴吉爾的信中寫道,“我們被客棧攆走了,凈身出戶”。莫奈把卡米爾和兒子留在杜蒙夫人處,只身回到勒阿弗爾,那里有他的家人和贊助商。由于杜蒙夫人的草率搬運,或者因假期被突然終止、莫奈自己無心看管,致使畫布看上去又破又舊。左上方的撕痕和卡米爾右邊的破洞處都用白鉛漆或者膠漆處理了(見下圖),也許是莫奈自己完成的。

X射線與自然光疊加呈現的撕裂處的修復
X射線與自然光疊加呈現的撕裂處的修復
X光與自然光下呈現卡米爾右側曾破洞處
X光與自然光下呈現卡米爾右側曾破洞處

  一年以后的夏天,莫奈和雷諾阿在拉格雷諾利爾聯手創作,完善、發展了現有的畫法。所以《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不僅是一次獨立的嘗試,還是莫奈和雷諾阿合作的序曲,更是莫奈描繪河邊倒影的先鋒之作。比較道拜尼的風景畫,莫奈的畫注入了更多獨到的元素,如水中倒影和垂蔭,莫奈后來也用在了《塞納河清晨》(Morning on the Seine near Giverney )系列以及《睡蓮》(Water Lilies)系列。

莫奈 《塞納河清晨》 1896
莫奈 《塞納河清晨》 1896

  經研究發現,《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最初是沒有人物的純粹風景畫,后來畫家加進了日常情景,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半紀實性的畫作了。通過點景人物卡米爾,莫奈把我們的視線從卡米爾身上帶到對岸,而且也讓我們感覺到好像畫家本人也在其中。不管卡米爾右邊的圖像是否被修改過或被遮蓋掉,這種不確定性反映了畫家當時對自身處境的矛盾心態。初為人父、因無力養家面臨被驅逐的窘境讓莫奈倍感壓力??谞柕男蜗箅m然不盡清晰,但她,是這幅畫的靈魂。

  (本文編譯自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莫奈線上館藏作品集》。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玉田县| 肇庆市| 曲靖市| 晋城| 炎陵县| 三亚市| 沁源县| 中方县| 星座| 中西区| 古丈县| 溧阳市| 鞍山市| 满城县| 余姚市| 阳城县| 济阳县| 五原县| 府谷县| 达孜县| 屏东县| 昭觉县| 南充市| 屏边| 外汇| 乌拉特前旗| 若羌县| 盐城市| 南平市| 墨竹工卡县| 津南区| 承德县| 郴州市| 聊城市| 泽州县| 宁明县| 宕昌县| 安康市| 长泰县| 麦盖提县| 贡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