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人美學在于境界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宋人美學在于境界
  • 來源:羊城晚報
  • 時間:2019-08-13

 原標題:宋人美學 在于境界

宋人美學吸引之處,在于境界??墒?ldquo;境界”每人感受不同,不能以一言蔽之。以下試舉數例。

文人:蘇軾

早前在整理蘇軾《木石圖》資料時,除了東坡先生生平、詩詞、書畫,也看了許多藝術以外的軼事,毫無疑問蘇軾在學術領域上有非凡之處,而他在官仕生涯中、曾經被宮廷甚為看重,卻又數次被貶官流放至不毛之地,不論多風光,或是多潦倒,他在這些顛沛經歷里,苦或樂的日常生活中,他所感受到的那種境界,并非我們一般常人能輕易感受到的。

1

常常想起蘇軾夜游赤壁的故事。神宗元豐三年(1080)他被貶謫黃州(今湖北黃岡),躬耕東坡。兩年后筑東坡雪堂,自號東坡居士,那一年曾經兩游赤壁,寫成前后赤壁兩賦。其中一賦記敘了與朋友們月夜泛舟游赤壁的所見所感。

在一個平常的夜里,蘇軾和朋友們吃飯喝酒后,意猶未盡,有人提議泛舟夜訪赤壁。大家興高采烈坐小船聊著天到了赤壁,看見月色明亮,夜太美,蘇軾興致到了,“不如下船走上去賞月吧!”眾人雖然醉了卻不糊涂,紛紛拒絕。東坡也不罷休,自己一個人上岸,借著月光沿著山徑走上山,腳下只見搖曳松樹影子陪伴,停下來看滿月,天地間靜悄悄的,只有他跟月亮對望,這一刻這一個情懷可以跟誰分享呢?于是回家就把這心情寫成赤壁賦,寄出去給最明白他的人——弟弟蘇徹。

幸得蘇軾把千年前一個月夜,用他超乎常人的文筆寫下來,今天欣賞赤壁賦,“天地之間,物各有主……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字里詞間,可會領略東坡當時境界?

貴胄:宋徽宗趙佶

政壇對宋徽宗的評價是亡國之君,而在文壇上他則是出色的藝術家,他喜歡逍遙自在的生活,吟詩作畫下棋,賞花玩石弄琴,據說喜歡在月黑風高之時微服出宮,尋找刺激,風流韻事不用細說。他熱愛書畫,廣泛收集民間珍品,并且在全國推行他獨創的字體“瘦金體”,表現了“天骨遒美,逸趣藹然”的特殊品位。又鼓勵文人進行書畫創作,將藝術繪畫并入科舉取士之列,使藝術品位散播至各階級。凡此種種,皇帝積極推崇,令北宋成為整個中國書法繪畫的巔峰時期。

2

宋徽宗最為人津津樂道之處,還是花費大量人力財力研發顏色樸實的汝瓷。汝瓷的淡藍色,是雨過天晴的顏色。宋徽宗曾經做過一個夢,夢中是在大雨過后,他出門散步,踏著雨水徐徐而行,望向城墻外的天空,遠處還留有一絲烏云,以及雨過天晴后的蔚藍,兩者交會成一行,形成了一抹令人著迷的天青色,這境界讓他感動極了。醒來之后,宋徽宗寫下一句詩:“雨過天青云破處”,交給宮中工匠參考,要他們燒制出這個天青顏色。

宋徽宗沒有跟隨潮流,而是持有獨特的審美標準。他把當時宋代天空的顏色凝結到了一個器物上,開創了簡約而宏觀的藝術潮流,使中國藝術發展走向了更高層次的“簡潔美”。如今我們觀賞汝瓷時,除了欣賞工匠的手藝,也可以想象千百年前宋朝的天空——那煙雨過后天色青的意境了。

禪僧:牧谿

牧谿,依徑山無準師范出家,法名法常,于宋末理宗時期(1224-1264),在杭州西湖長慶寺為雜役僧。雖為僧侶,他性情豪邁,嗜好飲酒,醉了就睡,醒來則朗吟、作畫,擅畫佛像、人物、花果、鳥獸、山水等,題材廣泛。畫風繼承梁楷之減筆畫,梁楷是南宋畫家,作品重于氣韻的發揮,往往寥寥數筆,人物之神態躍然紙上。牧谿亦以此筆法用于山水畫里。

3

傳牧谿《遠浦歸帆圖》,現藏京都國立博物館, 乍看是簡單的構圖和筆觸,但紙面先涂上一層薄薄的墨作為基礎,墨色的變化因此帶來了潮濕氣氛的流動,帶出煙霧和光線的轉移。高遠景深,好像在天空往下看的視覺效果,體現了人和天地連接的境界。

與牧谿同時期的禪師有北澗居間、 癡絕道沖、虛堂智愚,虛堂和尚語錄內很多偈語,和牧谿畫的意境不謀而合,例如:

寒云抱幽石,霜月照清池。

山深無過客,終日聽猿啼。

這種虛空的境界,看來就是南宋僧侶日常所見,心領神會,然后表現在畫里書里,讓現代人去體驗、發現并各自有所頓悟。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盐边县| 保山市| 泾川县| 平潭县| 信阳市| 柳江县| 长子县| 金华市| 建水县| 永定县| 格尔木市| 林芝县| 克山县| 青铜峡市| 界首市| 九龙县| 微山县| 荥经县| 木兰县| 杭州市| 得荣县| 准格尔旗| 镶黄旗| 徐州市| 高淳县| 文水县| 和平县| 邯郸县| 海城市| 宁武县| 岳阳市| 京山县| 青州市| 嘉荫县| 灌阳县| 比如县| 鄂州市| 尚志市| 南投县| 四子王旗| 崇礼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