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作之中的風和雨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畫作之中的風和雨
  • 來源:信雅達文化藝術
  • 時間:2019-08-22

 原標題:送走了風王利奇馬,來看看名畫中的風和雨 

正是山川秋入夢,可堪風雨夜連天。——《九月八日夜大風雨寄王定國》秦觀(宋)

近一段時間,第9號臺風“利奇馬”在浙江登陸,疾風驟雨席卷整個吳越之地,帶來了不小的損失。風雨交加的天氣不僅肆虐著大地,還壓抑著每個人的內心。時間穿越回過去,古今中外的藝術家們在大雨磅礴中留下了一幅幅傳世名畫,在寸尺之間定格人類在大自然下的渺小。

充滿意境的國畫風雨

在中國古代的山水國畫中,大多都注重用大環境的描繪來渲染風雨交加的氛圍,再用一小部分人物或是動物的動作表現來突出風雨的強度,達到整體意境描繪的效果。

戴進 風雨歸舟圖 明

這幅明代畫家戴進筆下的《風雨歸舟圖》,最能描繪暴雨降臨的瞬間。在畫的上半部分,山川仿佛在雨水彌漫出的霧氣中若隱若現,寬闊的畫筆用黑色在群山中勾勒出氣勢磅礴的暴雨,疾風呼嘯,氣氛壓抑,所有的草木都仿佛被撕扯著。

風雨歸舟圖(局部)

而在畫的下半部分,風雨顯得更為震撼,江面小舟在水中顛簸搖擺,漁人的蓑笠被狂風吹起,艱難地控制著小舟;橋面上的行人搭著傘彎腰前行抵御著狂風,仿佛隨時會被吹走一般。

風雨歸舟圖(局部)

在南宋畫家李迪的《風雨歸牧圖》中,大片的柳葉被風揚起,仿佛能聽見風雨呼嘯。兩個牧童騎坐在牛背山趕路,一個牧童蜷縮著身體頂著狂風而行,緊緊地扶住斗笠;另一個牧童的斗笠已被風吹掉,正回頭伸手嘗試去撿,但牛卻依然大步向前。

李迪 風雨歸牧圖 南宋

在《風雨歸牧圖》中,李迪對于兩個牧童遮雨動作的刻畫使畫面更富生活氣息。牧童的神情、水牛的憨態都被描繪得十分真切。畫中柳葉繁而不亂、密而不堵,一股空靈之氣透出筆墨之外。

風雨歸牧圖(局部)

同樣喜歡畫風雨的,還有近代畫家傅抱石,他的系列作品,充滿詩意,加之他的用紙會作一些特殊的處理,使雨景繪畫進入一個更深的技藝與意境層次。

傅抱石 萬竿煙雨 近代

同樣是風雨肆虐,但不同于戴進的是,近代畫家傅抱石筆下的雨卻并無壓抑之感,雨絲多為白色線痕,竹林隨風攢動,右下角的行人撐著傘逆風而行,遠處房舍掩于山林之中,屋中兩人在窗臺坐席觀雨攀談,仿佛窗外風雨與其無關,一動一靜,詩意濃濃。

浮世繪中的疾風驟雨

相比于中國國畫的詩意,日本的浮世繪就更加直白和寫實,因其制作特點和繪畫手法的影響,浮世繪對細節的描寫非常注重,著名浮世繪畫家歌川廣重就在他的畫作中,完美了展現了風雨交加中的日本。

歌川廣重 驟雨中的箸橋

這幅《驟雨中的箸橋》中,畫中“夕立”二字指的就是這傍晚時分的驟雨,大雨如簾子一般傾瀉而下,讓人有種隔簾窺視之感。黑色線條般的暴雨密密麻麻地傾瀉在整個畫面中,將彩色的畫面分割,背景烏云密布,黯淡無光,橋上行人奔跑躲雨,河里扁舟艱難劃行,一股暴雨下的沖擊力和壓抑迎面而來。

歌川廣重 莊野

同樣是歌川廣重的作品,這幅《莊野》也描繪了北海道暴雨中的景象,畫面的斜坡和斜雨將畫面分割,層層疊疊的灰暗山林占據了大部分畫面,暴雨壓垮了枝頭,山路中爬坡的人們披著蓑笠艱難前進,枝頭和行人的背彎向同一個方向,在大自然面前,人與植物一視同仁。

歌川廣重 唐崎夜雨

而這幅《唐崎雨夜》中,則完全通過對景物的描繪來體現暴雨傾盆下的寂靜,孤島上巨大的灌木樹幾乎看不到一點顏色,陰暗的烏云遮天蔽日,暴雨如黑線般直線落下,整個畫面仿佛充滿了寂靜的雨滴聲。

葛飾北齋 駿州江尻

這幅來自葛飾北齋《富士山三十六景》中的《駿州江尻》里,一群行人行走在富士山下草地間的小道中,忽然暴風襲來,位于頭排的行人衣物被吹起遮住了面龐,隨身的文稿被吹到了空中,隨著被吹落的樹葉和其他行人掉落的帽子一起四處飄散。其他行人也都在風中艱難的前行著,而遠處的富士山巍峨屹立,佁然不動,體現著大自然的威嚴。

駿州江尻(局部)

朦朧的西方風雨

在中國國畫和日本浮世繪對風雨的描繪中,都或多或少的會細致地勾勒出絲線一般的雨絲,通過雨絲的樞密程度表現雨勢的大小、通過傾斜程度來表現風力的強弱。而西方油畫世界中,則大多忽視對雨的細致描繪,轉而用朦朧的環境來描繪風和雨,或是用人物的肢體語言,來側面突顯風雨交加的氛圍。

透納 雨,蒸汽和速度

這幅英國藝術家透納的《雨、蒸汽和速度》所描繪的是現代文明景象,大雨呼嘯漂泊,隨風形成朦朧的雨霧,雨霧中依稀看得見城市、道路和橋梁,火車正迎著風雨飛駛向東邊的倫敦。

阿道夫·思達布利 暴風雨前夕

同樣,這幅來自19世紀畫家阿道夫·思達布利的畫作,通過環境的刻畫,來表現暴風雨的即將來臨,狂風將作為畫面中唯一主體的樹木撕扯著,遠處的細枝仿佛擺動,仿佛隨時要被狂風連根拔起,天空中烏云密布,氣氛壓抑,暴風雨即將來臨。

考特 暴風雨

當然,西方油畫有時也通過風雨來表現溫馨和詩意,這張位于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暴風雨》,是皮誒爾·奧古斯特·考特的代表作品之一,畫面中描繪著一對男女奔跑躲雨的瞬間,外套高舉在頭頂遮雨,裙擺在風中揚起,雖然這幅畫命名為《暴風雨》,但表現的確是風雨來臨時的溫馨。

切卡桑斯·烏爾比安 巴黎的雨天

西班牙畫家切卡桑斯·烏爾比安筆下的雨也充滿了意境,遠處朦朧的房屋和濕漉漉的街面將畫面的氛圍變得濕潤,行人舉著傘駐足,周圍的一切都黯淡無光,只有三匹白馬暴露在雨中,皮毛在雨水的沖刷下變得光滑發亮,仿佛只有它們在享受這場大自然的洗禮。

回到當下,臺風利奇馬給我們帶來的是恐懼和災難,無數的生靈和美景都在臺風的席卷下變得脆弱無比。在風和雨的洗禮中,不論是普通人還是藝術家都通過不同的方式描繪著對大自然的感慨和敬畏,而風雨過后我們能做的,就是在敬畏自然的同時,盡自己所能的去珍惜眼前的這片良辰與美景。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永城市| 上犹县| 荥经县| 观塘区| 抚顺市| 永和县| 上高县| 柳河县| 阿鲁科尔沁旗| 荥阳市| 梅州市| 开化县| 凌源市| 绥滨县| 名山县| 句容市| 石渠县| 濮阳市| 仙居县| 开封市| 道孚县| 遂宁市| 徐州市| 兖州市| 威海市| 拜泉县| 北票市| 来宾市| 驻马店市| 文山县| 楚雄市| 昌乐县| 新民市| 古蔺县| 根河市| 东兴市| 南木林县| 修文县| 荣昌县| 鹤壁市| 策勒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