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紅展:畏懼or慰藉?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網紅展:畏懼or慰藉?
  • 來源:FAKESHION
  • 時間:2019-08-23

 原標題:網紅展你怕了嗎?

對意大利畫家Michelangelo Pistoletto的一幅作品《Testimoni》特別印象深刻(下圖),作品里的每個人都舉著“媒介”。

會心一笑后是莫大的諷刺。作者的“有所指”不言自明了。如今數字媒體盛行的年代,人們看到任何奪人眼球的場景都想要奮力“擠進去”,社交媒體被各種當紅展覽霸屏著,大家都深怕在這個信息爆炸的年代里,慢下一秒就無法融入“潮流”的尖端。

Testimoni,2018

想要借此談談當下藝術展的“打卡”現象。

展覽如同大型秀場,拍出來的照片好不好看已成為關鍵,展覽于觀眾而言,已為無力的“表演”。

現在的看展活動仿佛置身在時裝周,每個人都打扮得光鮮亮麗,舉著手機相機不停地對焦,鏡頭代替了眼睛,旁邊的講解和作者所表達的想法都被忽略。藝術是什么?作者想通過這個作品傳遞什么訊息?這些都不重要,大家關注的是站在這些藝術“背景墻”里的自己是否好看,構圖是否完美,光線是否充足…… 好像獲取越多的朋友圈點贊才是看展活動的終極目的。造就這一現象的原因之一,互聯網功不可沒。

網紅展出現的原因

互聯網的發展,新媒體出現,一大批網紅涌入各類軟件。

互聯網時代,人們獲取信息的速度比起紙媒時代迅速了許多。無論是哪一類型的訊息,一旦被各類媒介傳播,分分鐘都能看到熱搜上“爆”字的出現。閑暇之余,只要隨便打開微信小紅書微博什么的,一大堆資訊便會涌入眼前。

高頻出現的“網紅”一詞如病毒般擴散。它不僅能加速閱讀,也能讓任何一條毫不重要的信息迅速傳播。任何東西只要加上“網紅”的頭銜,就能成為當下最熱門的產品,“網紅”帶來的巨大流量確實讓人垂涎,推出新產品or新展覽時,加上“網紅”兩個字,估計推廣費都能省下一大筆了。

“網紅展”的定義——

對于“網紅”產品,定義比較容易,當下最紅的產品亦或者銷售最搶手以及被大肆安利的產品,都可稱之為“網紅”產品。“網紅展”的定義就比較模糊,不同人對它有著不同的見解。打開各類搜索引擎,搜索出來的結果也是關于展訊或者其它媒介。定義眾說紛紜。

定義1:

“以五顏六色、高科技等形式呈現的展覽,以達到某種商業目的或者人氣效應的藝術展即為“網紅展”。

在各大社交軟件里,高飽和度色彩和高科技呈現的視覺,往往是人們瘋狂點擊的對象。

定義2:

“在網紅經濟的帶動下,出現的一類在短時間內持續火熱的展覽可稱之為網紅展。簡單來說,哪一個網紅推薦了一個展覽or在展覽里拍了一組大片,其粉絲便會蜂擁而至,這類型的展覽也可稱為網紅展。”

定義3:

當下的當紅軟件里,哪一個展覽點贊率最高,即為必去的展。

這一現象反映了Byung-Chul Han的那句“促進交流的不再是免疫學意義上的抵抗力,而是點贊。這樣的信息快速流動的時代,毫無疑問也加速了資本的循環。”簡單地說,網紅展帶來的現象從商業角度上增加了資本的流動。

舉個例子,當某大型商場舉辦活動or剛開幕時,若想增加客流量增加知名度,除了邀請明星來造勢以外,當下最流行的一種形式就是——利用網紅的知名度來打卡造勢。單單只是網紅在社交平臺上發廣告的力量還不夠,商場還會聯合相關組織or藝術家們打造藝術展,再找網紅博主們帶熱一下,商場增加了客流量,藝術展也得到了相應的回饋。

藝術與我們的距離——

而打卡背后,關于對藝術的解讀,除去藝術生以及“藝毒患者”來說,普通人眼里會覺得藝術“看不懂”“難以捉摸”“格外高冷”。面對形形色色的藝術品鑒賞,如果不從本質上去了解藝術的發展史、變遷史等一系列專業知識,看展時的耐心程度會隨著藝術品相關信息的增加和對知識的欠缺而漸漸流失。

精神世界也需豐富,不是專業戶,也不迷醉于藝術的酒壇里,就是一個“門外漢”,大多數群眾讀不懂,只好向“資本主義”投降。

所以比起思考藝術的意義,考慮怎么拍照更好看似乎才是參觀這些展覽中更為實際的目的。Social media快速傳播時期,在美術館拍照和展覽打卡并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國內外很多museums和gallery從不接受拍照到將social media列為展覽推廣的一部分,甚至策展的一部分,這其實是一個積極的順應趨勢的改變,也讓美術館這些文化機構能更加完善大眾藝術教育的功能。

從這個角度來說,“網紅展”確實是一件好事,可是變味的地方就在于,國內的網紅經濟效應以及膚淺的盲目模仿行為帶偏了看展的風氣,本應該是:“我來看展,順便拍個照。”逐漸演變成了:“我來這里拍照,順便看看展。”

這樣的趨勢愈演愈烈后,開始出現了越來越多為打卡而打卡的“網紅展”。難聽點說,其實還挺中國特色。這又讓人想起前陣子網絡上大肆流傳的“行為藝術”般的土味街拍。國外很多藝術館博物館也有人拍照,但也不見得有多少展是專門為拍照打卡而生。國外有熱門展也有街拍,但到了國內,總是無端端加了些迷惑又魔幻的“料”。

當然這個現象也不能全歸結到“是看展的人的問題”,國內的藝術產業并不完善,藝術教育的缺失以及總體審美水平的缺乏,才會導致藝術向商業低了頭。所以出現這類型的“藝術形式”也無可厚非,來聽聽藝術界的業內人士的看法:

“某些展覽其實具有很高的價值,但因為商業性的傳播,來觀展的人或許只有一小部分是對展覽本身感興趣的人,而其它人或許是因為隨波逐流只局限于拍照和打卡。其實這對展覽以及藝術家本身都不是很尊重,也就造成很多展覽看起來沒有那么有水準。”

“現在大量的藝術家,做東西太商業,缺乏那一種本來藝術應該有的一種沖動和樸實的東西。”——蔡國強《天梯》

“對于藝術行業,確實這樣的展有些浮躁了, 但對于非藝術行業的人來說,確實又好像是進入藝術行業的敲門磚。”

“做藝術還是不能太功利。你做其他的,做商業,你必須要考慮功利,必須要考慮它的一個市場需求,使用的價值。但唯獨藝術不能太功利,這是很矛盾的。因為藝術家當然希望自己的藝術能夠被別人肯定,得到社會的一個關注,但是這種心態,如果太過急切,就會變的很輕浮,也走不遠。”——張培力

褒貶不一的評論,想要遏制“網紅展”的市場是太棘手的問題,這需要許多人的共同努力。

如何引導?

個人:

我花了錢進來,我愛干嘛就干嘛你管我。

是的,誰都沒有閑情或權利干涉誰在藝術品前擺弄姿態,但希望拍照的同時尊重下周圍人,也尊重下藝術家。辛苦的創作不是為了讓觀眾站在這里隨便拍幾張“打卡”照,告訴大家我來過,或者是發到社交媒體上顯得自己多么有內涵。更多是希望,拍照的同時先靜下心來,看看前言,閱讀下前臺提供的展覽冊or墻上那些小而精致的講解。思考下作者想表達什么,想通過不同的媒介傳遞什么訊息?即便難以理解,也希望不要用個人行為干擾到其他人。

藝術家:

藝術需要寬容看待,但也別忘記自己的初心。

美術館:

觀眾的參觀量也逐漸成為了考核美術館的一個重要指標,美術館為了減輕運營的壓力,也會選擇做“網紅展”。但美術館畢竟是教育機構,具有提高觀眾審美和補充藝術知識的責任和義務。如何權衡好利益與知識輸出也是美術館要考慮的問題所在,畢竟缺乏理論支撐的藝術展難以長久。

網紅:

并不是要一竿子打死所有網紅,網紅傳播藝術的形式也是良莠不齊的。比如某寶上一些網紅賣家以展覽為背景,進行新品拍攝,個人很不贊同。有趣的景點一堆堆,在展前造勢就有些說不過去了,網紅本身的流量就很容易引起“跟風”。只能說,希望互相尊重。

論藝術氛圍而言,國外確實是比國內強很多,這個我們不否認。

任何一個現象的出現必有其合理性,這些大肆盛行的網紅展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或許也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大家的藝術修養。但就如早前f在自述里說:“如麥當勞與肯德基的橫空出世。任意領域都有不同的人物,高頻地輸出著無法用時間加以思索和沉淀的內容,推手們則貪婪地攫取著大眾的碎片時間,人們卻似乎忘了漢堡和薯條依然躺在垃圾食品的名單上面。信息爆炸的年代,誰都怕慢一秒就趕不上飯點。然快餐只是為了填補胃的空虛,盛宴卻是為滿足舌尖的寂寞。“

卡夫卡在很早前就把書信當作反人性的交流媒體,他覺得書信是在與幽靈交流, 寫在紙上的親吻不會到達他的目的地,他會在半路上被幽靈捕獲,被奪取。而人類在當時為了與此抗爭,發明了火車和汽車,以便排除人與人之間的幽靈作祟,以便實現人與人之間自然的交流和靈魂的安寧。但無奈的是,對手過于強大,之后發明了電報、電話......最后卡夫卡得出的結論是:“幽靈不會餓死,而我們終將會被消滅。”如今的幽靈已進化為數字化的“魔鬼”,它們變得更加貪婪,更加喧鬧地吞噬人們的養份,有了這些“魔鬼”以后,許多人已經忘記如何停下腳步,去觸碰近處的人,也無法安靜下來,與人交流,更無法扔掉浮躁的心態,認真地探討艱深晦澀的文字里藝術家們的所思所想。

科技發達固然有其好處,能給生活帶來不少便捷之處。但大家有沒有想過,當科技發展到某種境界時,當互聯網逐漸滲透到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那時候的我們不需要動腦,不需要動手就能滿足許多生活上的需求,想想其實也蠻可怕,畢竟手的萎縮和腦的萎縮,也代表了人類逐漸走向衰弱… 那時候的人們以何種方式生存?那時候我們的精神世界會有多匱乏?

到了那一刻,大概也只有純粹的藝術,而不是“資本主義”里的藝術,才能彌補“胃的空虛”和匱乏的精神世界了。

(圖片來源于FAKESHION及網絡)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广水市| 高密市| 汉中市| 蒙城县| 肇源县| 神木县| 金塔县| 大名县| 龙陵县| 兰州市| 泾阳县| 武安市| 和平县| 梅州市| 郧西县| 皮山县| 临泽县| 柳江县| 宁夏| 蕉岭县| 大兴区| 自治县| 罗山县| 西峡县| 景德镇市| 扎鲁特旗| 靖江市| 玛纳斯县| 电白县| 灌云县| 临海市| 淳安县| 甘泉县| 古丈县| 安溪县| 江城| 五原县| 杭锦后旗| 榆社县| 明水县| 易门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