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屏:傳統與未來即將開展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畫屏:傳統與未來即將開展
  • 來源:文化遺產
  • 時間:2019-09-06

  原標題:屏風里的重重幻術,你能解開嗎?

小時候走進理發店,總喜歡站到兩邊平行的鏡子中間,看鏡像層層疊疊、無限延展。

鏡子元素常被魯本斯、委拉斯開茲、馬奈等西方藝術家運用在繪畫中,為畫面創造出豐富的可能性。

西方繪畫中的鏡子元素

反觀中國傳統繪畫,似乎缺少“透視空間”的概念,但有一件家具陳設,也能讓我們感覺到空間的分隔、連接與延伸,那就是——屏風。

雍正的《十二美人圖》,本是畫在屏風上;《韓熙載夜宴圖》則是以屏風來區隔畫中的空間。畫入屏風,屏風入畫,打破了真實與虛構的界限。

臨韓熙載夜宴圖(局部) 重慶三峽博物館藏

一扇屏風還不夠,有時候,屏風中又畫屏風,是為“重屏”。

五代南唐畫家周文矩創造了這樣一種特殊的構圖方法,屏風不再只是實體的家具,也不只是繪圖的媒材,現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的《重屏會棋圖》中,下棋的四位男子身后有一扇繪有休憩圖的單面屏風,屏風內又有一扇三折山水屏風,構圖層層疊加,而非線形延展,一維空間就這樣裂變出了多個時空,把我們的視線引向無限的縱深處。

傳五代 周文矩 重屏會棋圖 故宮博物院藏

第一重時空

人事三杯酒,流年一局棋。——唐·李遠

我們熟知的南唐后主李煜是一位“不小心當了皇帝”的文學家,他的文藝細胞是遺傳的——他的父親李璟也是一位著名的詞人,留下了“小樓吹徹玉笙寒”的千古名句。

在紛爭不斷的五代十國時期,偏安江南的南唐僅僅存在了38年,但在李璟與李煜的推動下,南唐的文化藝術繁榮發展,誕生了許多繪畫名家,如花鳥畫大師徐熙、南派山水畫開山鼻祖董源、《韓熙載夜宴圖》的作者顧閎中以及這幅《重屏會棋圖》的作者周文矩等等。

五代 周文矩《文苑圖》卷 故宮博物院藏

(非本次展品)

周文矩的畫作多以宮廷生活為題材,《重屏會棋圖》的中心畫面中,四個貴族男子圍坐一圈,或對弈,或觀棋。但周文矩并未留下人物的具體信息,他們究竟是誰引發了后人猜想。

王安石曾在《江鄰幾邀觀三館書畫》一詩中說“不知名姓貌人物”,宋徽宗認為頭戴黑色高帽的男子是后主李煜,南宋初年的王明清則認為是中主李璟,清代的吳榮光最終將李璟及其三位兄弟與畫面中的人物一一對應起來:“圖中一人南面挾冊正坐者,即南唐李中主像;一人并榻坐稍偏左向者,太北晉王景遂;二人別榻隅坐對弈者,齊王景達、江王景逿。”

《重屏會棋圖》中人物

畫面中,李璟與三弟李景遂并榻而坐,神色平和。舉棋不定的四弟景達與催促落子的五弟景逿坐得端正,但腳下都脫了一只鞋子,表現出十分輕松自然的狀態。周文矩細致刻畫了人物的神情與服飾,也真實還原了榻幾、投壺、食盒等生活用具,留下了宮中皇室閑居享樂的生動圖景。

畫面局部

表面上看,宮中兄友弟恭,融洽和睦,但當我們把目光轉向棋局,會發現他們在下一盤很大的棋——棋盤上居然沒有白子只有黑子。景逿面前有一枚黑子,另外七枚黑子則擺出了一個勺狀,有學者認為這是北極星和北斗七星,七星正對著中主李璟。這個充滿想象空間的細節,使得《重屏會棋圖》成了玄機重重的“達芬奇密碼”。

《重屏會棋圖》中棋局

真實歷史中,此時的南唐正處在內憂外患中。這幅溫馨畫面的結局,是一個悲劇故事。李璟曾立下兄終弟及的諾言,他的長子李弘冀因為忌憚叔叔李景遂將他毒死,一年后卻離奇去世,據說是因為看到景遂的鬼魂驚嚇而亡。李煜的另外四個哥哥都早夭,排行第六的他不可思議地繼承了皇位,并不幸地成為了亡國之君?!吨仄習鍒D》最終流入了宋朝的皇宮中。

第二重時空

放杯書案上,枕臂火爐前。老愛尋思事,慵多取次眠。妻教卸烏帽,婢與展青氈。便是屏風樣,何勞畫古賢?——唐·白居易

《重屏會棋圖》中的屏風局部

一扇落地屏風,占據了《重屏會棋圖》后方極大的篇幅。男主人的夫人正在幫他脫去紗帽,三位侍女在鋪床,這取自白居易《偶眠》的詩意。

描繪女性形象的屏風被稱為“仕女屏風”,是十分常見的題材。屏風上的美人,常有以假亂真的效果?!冬構钟洝分杏涊d過一則小故事:李煜召馮延巳議事,馮延巳在宮門看到身穿青紅錦袍的宮娥,不敢進去,仔細察看才發現宮娥竟是董源繪在琉璃屏上的畫像。

唐 屏風絹畫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藏

《重屏會棋圖》整幅畫面的床榻、桌子、棋盤都有著相同的傾斜角度,這樣一來,如果沒有屏風的邊框,我們仿佛會覺得,仕女屏風中的臥室就是真實場景。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藏的相似畫作中,這扇三折屏風的旁邊兩折有不同的寬度,這種“不合邏輯”加深了這種錯視感。巫鴻老師認為,在故宮的這幅作品中,邊長相等的兩折是臨摹者“錯誤的糾正”。

傳 周文矩《重屏會棋圖》(局部)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

(非本次展品)

無論真真假假,屏風內外,正是一個人的雙面人生。廳堂之上,男主人正襟危坐,由三位士人相伴,一名童子侍候;臥房之內,他慵懶地斜躺著,也是由三位侍女和一位夫人服侍,兩個場景中的人物數量相互對應,并置了權利與家庭,一面是廟堂之高,揮斥方遒,另一面則是江湖之遠,紅袖添香。

第三重時空

眼底風塵渾忘卻,坐看流水臥看山。——元·姚廷美

順著男主人的視線向后看,床榻后面還有一扇三折屏風,人物隱去,只余山高水闊。

山水屏風

山水屏風與仕女屏風一樣,是在南唐時演變為一種固定的繪畫母題,自然山水是精神世界的一種象征,男主人看往身后的山水,似露歸隱之心。

第一扇屏風像是一道門,將我們帶向另一個房間;床榻之后的另一扇屏風則像一面窗,將自然山水也引入到畫中。“重屏”之上,畫家遞進了廳堂、臥房和自然的三重空間,亦勾連起社會、家庭與理想的關系。

第四重時空

堂上列畫三重鋪,此幅巧甚意思殊。孰真孰假丹青摹,世事若此還可吁。——宋·王安石

據考證,《重屏會棋圖》最初是裝裱在一扇獨立的屏風上的,是宋徽宗將其重新裝裱為卷軸。畫面的重屏之外,或許還有第四重時空——觀畫的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

當我們提醒自己第二、第三重時空中的臥房與山水是假的,是不是就掉入了一個更大的幻覺——默認第一重時空的廳堂是真的了呢?就像電影《盜夢空間》里,一時間,你竟不知道是身處現實還是夢境。

電影《盜夢空間》結尾處出現的陀螺

在9月6日即將開展的“畫屏:傳統與未來”展覽中,故宮博物院藏的傳五代周文矩《重屏會棋圖》將于蘇州博物館展出,你一定不能錯過前來一探究竟的機會。在解開重重幻術的過程中,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大膽猜想,天馬行空。

站在畫前的你,是觀畫者,還是夢中人?

展覽時間:2019年9月6日(周五)至12月6日(周五)

展覽地點:蘇州博物館/太平天國忠王府

參觀方式:網上預約入館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历史| 苍南县| 湘西| 麻江县| 乌兰浩特市| 顺义区| 兴海县| 达尔| 乌什县| 湾仔区| 同仁县| 宣城市| 河北区| 靖西县| 六枝特区| 德阳市| 江川县| 关岭| 彭水| 乡宁县| 沁源县| 福贡县| 陆河县| 石家庄市| 辉南县| 武陟县| 乐亭县| 贵溪市| 于田县| 阿坝县| 旅游| 漳州市| 仙桃市| 溆浦县| 黎川县| 成安县| 益阳市| 桐乡市| 贡山| 东台市| 哈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