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煉是一種別樣的行走 ——讀賀進的書法_書畫圈網—官方網站
您好,歡迎訪問書畫圈網站!
修煉是一種別樣的行走 ——讀賀進的書法
  • 來源: 中國文化報
  • 時間:2017-12-05

 

  《孟子》選句 賀進

  李國良

  賀進既是職業藝術家,又是書法策展人,還是高校書法專業的教師。他長年耽于筆墨,書風高古,筆力雄健,靜穆深遠。其師承馬士達、王友誼等,這種師承關系在薪火相傳中奠定了賀進的先鋒與活力,又加之他鍥而不舍地勤奮使得自己既如溫文爾雅的謙謙君子,又如不畏嚴寒、落拓不群的雄杰斗士。

  縱觀賀進學書歷程,在每一時段都能用一種新的技法來表現這個歷史時段的審美傾向。對法書的解碼,與古人的神交,必須通過臨池不輟來達到——修煉是一種別樣的行走,不至瘋魔不成佛,立志修行的作者必須耕云種月,攀登不止。賀進長年時間苦臨諸帖,其間挫衄反復,一以貫之,直至技法爛熟。他充分體會揣摩到了古人的技法,捕捉到了法帖的內在精神。賀進無論巨幅擘窠大字,還是蠅頭小楷,筆入尋常處,總體特征卻呈現出高古正大的氣象,摒棄流媚機巧,因為工巧無以至正大,守拙抱樸,厚拙方能直通高古。他將這種審美追求付之于毫端。觀照他多種書體作品,其線條沉實靜穆,書寫出了迥異于他人的精彩。其書大處落墨,小心收拾,重實少虛,線條粗細錯落,一派生機,正大氣息撲面而來,筆墨線條呈現質樸有力、凝重豐腴、肥不露肉、神采動人的特質,形成了具有個人符號的線條風格。其書以中鋒為主,側鋒為輔,萬毫齊力,揮抹出的點畫整體風貌溫雅照人,外圓內剛、內斂深沉,有北朝造像文字中長槍大戟的險峻和森挺,也有遠古回聲不假修飾、一任天成的氣息。追求自然率真是他的重要審美取向,這種儒釋道思想的交融在審美上展現了藝術的本真,使觀者的心靈歸于清凈,以致唯心是從由技入道,令觀者面對他的作品時心田生發出互動感應和愉悅遐想,其有著畫境的再現與詩意的延伸,字里行間徜徉的或是遠山禪寺的鳴鐘,或是碧江行船的欸乃,或是金風搖曳中的蘆花,簡約而豐富,清雅不失深沉,不忘古訓又不失卻自我,構建了屬于自己的筆墨程式。

  我尤喜賀進的篆書,似曾相識又多新意,其線條通達,行筆含蓄,裹鋒為主,側毫為輔。其運筆痕跡在筆畫駐留、提按上多有講究,線條沉實不油滑,拙樸去巧,細微之處表現精到,沒有出現因為小處而草率的現象,整體章法空間布置構成感極強。他的楷、隸氣脈流暢,虛實變化依靠墨法的干濕濃淡來調整,結體因勢賦形,縱橫揖讓一派天機,整體之中有著圓融和諧的章法美,險而不怪、平而不頗、聚墨不狂、結體不野是其特征。唐代張懷瓘說“善識書者,唯觀神采,不見字形”,書法藝術的載體是為漢字,創作是通過漢字書寫來表達作者的思想感情,所以書法不是一般的寫字,如果書法欣賞僅僅計較于字形是否端正尚屬于初級階段,書法的鑒賞要超越形質的表象,要嘗試著去上升到精神層面的體悟。倘若僅以技巧當作藝術的終極追求,而無視思想與精神層面的探索,那么藝術家的存在意義不外乎一介匠人。書法藝術特有的美學系統與對應的文化價值在筆墨當隨時代的潮流中互相生發并尋求合理性的邏輯,作者沒有片面迎合時下的流行書風而忽視其在歷史語境中的上下文關系,而是回歸到了當下的文化情境中進行深入思辨,這些作品是建立在新的美學范式上的學術實踐。

  明代程遠講:詩,心聲也;字,心畫也,故寄興高遠者多秀筆,襟度豪邁者多雄筆,其人俗而不韻,所流露者亦如之。先賢以人品胸懷、氣節道德為衡量書法層次的重要標準,為藝先為人成為了傳統書法的一個重要命題。書為心畫是為表征作品與作者內心和人格的關系,朱長文評論顏真卿的書法:“其發于筆翰,則剛毅雄特,體嚴法備,如忠臣義士,正色立朝,臨大節而不可奪也。”柳公權以筆為諫,對皇帝說道:“用筆在心,心正則筆正,乃可為法。”賀進書品與人品并重,與人真誠相待,和朋友“友誼的小船越開越穩”,身上有著大國工匠精神的烙印。賀進的創作是將正能量的內容來普照社會人生的前途,既堅守了人生的精神指向又落實了文藝實踐的現實目標,為多元化的中國當代藝術生態提供了進一步前進的可能。

  (作者供職于河北省藝術研究所)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友情鏈接
麦盖提县| 台山市| 揭东县| 灵台县| 屏边| 龙口市| 普陀区| 资中县| 沿河| 稷山县| 桦甸市| 九龙县| 崇义县| 政和县| 萨嘎县| 延安市| 鹤峰县| 石城县| 青田县| 志丹县| 江城| 福建省| 金堂县| 阜阳市| 澄迈县| 丹寨县| 佛学| 广宁县| 安阳县| 夏津县| 新竹市| 新和县| 抚顺市| 平塘县| 长岭县| 明光市| 拉萨市| 伊金霍洛旗| 巴中市| 湘阴县| 林周县|